環球企業家 發行日期:2009/04/27 刊號:200904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匯源如何彌補失去的半年

《環球企業家》 張剛

 當朱新禮所謂的“很好的商業行為”成為一場民族主義情緒的犧牲品,匯源如何彌補“失去的半年”

在可口可樂並購匯源案被否近一個月之後,外界仍無法對身處漩渦中心的朱新禮的真實心態做出准確判斷─這位匯源果汁集團的掌門人自獲悉否決消息後即關掉了手機(參見《環球企業家》2009年4月5日刊《狙擊可口可樂》)。

  “不參與評論,不抱怨,不摻和”,匯源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對《環球企業家》轉述稱,在外界炒得天翻地覆甚至連匯源集團的大門口都不時有媒體造訪之時,朱新禮對內部提出如是要求。朱甚至認為,從不同角度去認識和理解“並購被否”的話,可以說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這一看似“超脫”的心態,不能不說是失望之余的無奈選擇。

  實際上,朱新禮一直篤信這是一宗“很好的商業行為”。基于這一判斷,在並購協議簽署後的半年時間里,匯源在上游進行了“突飛猛進式”的拓展─譬如對一些地方的大手筆投資。

  如今,那些曾經充滿了想象力的投資不得不被擱置。譬如,2008年9月宣布在湖北鐘祥投資7.2億元的果蔬飲料食品加工項目,二期項目目前已被叫停。這就不難理解,當匯源的一位高管打電話給當地招商部門的官員時,對方顯得頗為失望,“7個億,你知道我們好幾年也吸引不了這麼多投資啊。”而這還不是全部,部分投資還為一些地方帶來了其它企業的投資,但是現在,據說那些企業也在考慮縮減投資。

  同樣的情況在寧夏平羅縣亦有上演。今年3月初,匯源宣布投資3億元在當地分兩期建設枸杞加工項目。“3月份正好是枸杞的種植期,我們就號召農民大量種植了枸杞。”平羅縣一位官員對匯源的那位高管表示,當地甚至為此增加了4萬畝枸杞種植基地。但是,現在投資擱淺了,那些種植枸杞的農民卻沒辦法再改種其它作物了。等到秋天枸杞收獲了該咋辦?當地官員為此而憂心忡忡。

  事實上,這還只是“並購後遺症”的最初征兆。在並購案被否不久,即傳出五礦收購澳大利亞OZ礦業被否的消息──五礦不得不迅速採取補救方案,無疑,這對中國企業的海外資源並購潮蒙上了一絲陰影。

  而自並購被否之後,停止和緩建的項目,所涉資金已達到了60億元之巨,匯源集團不得不承受由此而帶來的一些損失。

  “從具體操作層面上看,商務部還可以做得更好。”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王志樂對《環球企業家》表示,這件事情的最大受傷害者是匯源。在國外,如果審查不能通過,反壟斷部門會指引企業順利過渡,而不會出現如此之大的落差。“從反壟斷法的立法初衷來看,就是為了維護自由競爭,而不是傷害某一個企業。”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