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5/14 刊號:2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澳門潛行

小城的秘密與狂歡

 10年前,距離澳門回歸大約半年,我第一次去澳門。那是一個超過百人的龐大學生代表團,成員來自中國各大城市各個高校,其中的絕大多數和我一樣,此前對澳門的印象僅限於當時票房好得一塌糊塗的香港警匪片。那次在澳門呆了5天,印象最深的,如今想來,竟是澳門大學向公眾乃至遊客無限制開放的小小的圖書館,圖書館前小小的斜坡路,和路上常見的小小的兩座汽車。

    5年前,第二次去澳門。領著我走的是一個香港女孩,長得很像莫文蔚,很能幹。她帶我去了路環,在著名的安德魯餅屋,我們各自要了一杯奶酪,走到海邊,吹著風,散漫地聊天。我們一直偶有聯繫,後來她告訴我,她搬到了澳門去住,因為房子又大又便宜,朝海的單位月租不過3000元。她覺得這樣的生活很好。

    最近,第三次到澳門。先是在當地朋友的引領下,進行了一次城市探險,走訪了一些隱秘場所,並以此佐證了一段段澳門傳奇;然後又參加了一場以城市為舞台的狂歡,這是一場真正的狂歡,值得參與,更值得借鑒——因為它體現了一座城市在嚴密公共政務流程和鼓勵創意無極限的結合上的努力和成果。

    對,你留意到了。在3次的體驗中,我都沒有提到澳門的另外一些更為世人矚目的特點。那是因為,很多東西,藏在澳門閒散的街道裡,藏在澳門人樸素的臉龐下,貌似尋常,遠不及入夜後東方拉斯維加斯的燈光璀璨,但,很細緻,很持久。潤物細無聲。

    「米粒城市」探險記

    地方小、古跡多、遍地骰寶和輪盤,對澳門的想像始終單薄。

    2009年復活節假期,8萬名外地遊客湧入澳門,齊齊消散在這個小城的娛樂城、景點和手信街裡。

    避開扎堆人群,逃開火紅假日,穿小街過窄巷,預備進行一場拿著放大鏡看澳門的探險行動。鏡片下,澳門好似一粒刻滿經文的米粒,身體上的紋路和秘密展現得纖毫畢露。

    臨水而建被掏空肚子的舊船廠、即將消失的舊鐵皮屋區、城市中心的秀美墳場、金屬們的集體葬身地、名為「痛苦聖母」實則童心大發的天主教堂、藏著上世紀一場曠世傳奇的游泳池……一個個奇怪、偏僻、被遺忘的地方,拼湊出另一個隱秘的澳門。這個小城,等著下一支探險隊伍,前來東張西望。

    漁人碼頭 澳門新口岸友誼大馬路及孫逸仙大馬路

    往潭仔去的友誼大橋上,發現沿岸長著一堆突兀的建築。一座光禿禿的假山,旁邊隱約立著中國古代城樓,透過水汽遠遠看去,像一座廢棄的城,上空瀰漫著清冷。

    這個叫漁人碼頭的地方原來並非碼頭,是何鴻燊花19億港元大手筆造的娛樂城。若1997年來到這裡,腳下還是一片海水。澳門雖是彈丸之地,卻在不斷長大,從19世紀60年代至今,經過5次大規模填海,澳門的身體從11.6平方公里變成28.6平方公里,長大了2倍多。填海新區上平地而起的奇異建築,讓這個擁有動輒幾百歲老房子的小城越來越超現實。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