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5/14 刊號:2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讓觀眾看見令人心疼的身體,而不是讓他們閉眼睛的身體」

專訪《南京!南京!》導演陸川

 陸川從2005年1月開始籌備《南京!南京!》,到2009年4月22日影片正式上映,歷經4年有餘。在4月9日的採訪中,陸川說:「我現在對採訪有種恐懼感,每次接受採訪都像是有一個大棍子去攪那個深潭。我本來是想找一塊石板把它蓋上的,過去就完了,生命往前走,可是採訪就是向你內心深處的一次攪拌,非要把那些東西又攪拌出來,特壓抑。這種感覺在拍以前的片子時沒有經歷過。」

    問他:「《南京!南京!》給你帶來了什麼變化?」

    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拍完這部戲我最大的變化就是突然特別想要成個家,有孩子。過正常的家庭生活。這就是這部片子給我的東西。」

    「姜淑雲救『丈夫』」那場戲的來源就是當時南京一個女子學院老師的日記,那本日記裡就寫著一個女人換了6件衣服救下來六個人,都是真事。「妓女小江」的故事、「陸建雄巷戰」都是真事。

    城市畫報:拍這樣的電影需要龐大的資料支撐,中方的,日方的都要有?陸川:是。日本方面的記錄有挺多來源。那本《荻島靜夫日記》我看過,它對我的影響蠻大。我還在樊建川博物館裡看到一些日本兵日記原件,雖然是日文,但是有很多漢字,還有好多圖,大概能看出來在說什麼。除了這些以外,我們還有自己的渠道能拿到很多有關當時記錄的資料。

    看這些文件,最強烈的感受就是這些日本人在戰爭階段並不是我們想像的是魔鬼或者精神變異的人,他們就是在一種很清醒和理智的狀態下去做各種事情的。

    城市畫報:寫劇本寫了有多長時間?陸川:從2005年1月份開始做劇本,整個寫作過程特別長,一直到2007年開拍之後一個月,陸續還在寫。

    其實資料準備階段我就是一邊看一邊在電腦上做書摘,14萬字的書摘。然後我在這個書摘的基礎上整理了一下,就是我的第一稿劇本,說白了就是把各種故事放在一起,名字換了換。幾個朋友最先看到的劇本就是這個「故事匯」。可是他們都覺得好看,看了都會說:「原來南京大屠殺有這麼多中國人的故事?」

    「姜淑雲救『丈夫』」那場戲的來源就是當時南京一個女子學院老師的日記,那本日記裡就寫著一個女人換了6件衣服救下來六個人,都是真事。「妓女小江」的故事、「陸建雄巷戰」都是真事。可以說影片中絕大部分的事都有根據,只有「唐先生一家」的事情我創造得比較多。然後還有最後「日本兵的祭祀」,也是我把它放進去的。

    真是看到了特別多抗爭的故事,都非常動人。我認為大屠殺的核心起因就是我們的抗爭,我們的激烈抗爭引起的報復,而不是教科書上寫的不抵抗。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