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5/14 刊號:23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魏德聖 我的叛逆期來得太晚

 2008年之前,魏德聖是圈內人口中的「小魏」。這個「小魏」混跡台灣影視圈15年,做過場記、製作助理、廠務,兩次獲得台灣優良電影劇本獎,還做過楊德昌《麻將》、陳國富《雙瞳》的副導演。為了能拍攝自己編劇的《賽德克·巴萊》,「小魏」曾抵押了自己在台北市的住宅,湊足250萬台幣拍攝了5分鐘樣片——「就是想要賭一下,向投資人證明自己也有能力拍出高質量的大片,可是還是沒有人敢給我投資這樣一部電影。」

    負債3000萬新台幣拍攝的《海角七號》是「小魏」的「最後一賭」——「我那時候給家人的承諾是:就這一次了,如果沒有成功,我會認命,從此不會再在你面前提我又想要幹什麼了。以後找我拍偶像劇、電視劇我都會拍。我會把自己變成一台機器,完全放棄自己的那些東西。」

    魏德聖「賭贏」了,2008年,他的首部劇情長片《海角七號》在兩個月時間內打破所有台灣華語片票房紀錄,成為60年來台灣最賣座華語電影。截至2008年12月12日全台灣首輪戲院正式下片,《海角七號》獲得了新台幣5.3億元的票房,僅次於台灣電影史票房紀錄冠軍《鐵達尼號》。

    可是他的心情仍舊複雜,彷彿是一個「糾結」替代了另一個「糾結」——「人生真的是很奇妙,越想穩定地發展你想做的事情,就越是意外地遇到大起大落。大落不好受,大起也並不好受。我一直在想,可不可以穩穩地來?」

    2008年10月,魏德聖多年前的一部作品《小導演失業日記》再版,他在再版序言中寫了這樣一段話:

    「無論是悲歡交集還是山窮水盡,這本書所述說的,無疑就是一種在困頓中等待突破的心情。而很多時候,人生不就是這樣嗎?即使已經盡了全力,還是難免要被動地等待未知的未來發生。

    所以這本書,其實是要獻給每一個還在等待中的人。而這其實和我後來是否拍出了《海角七號》,或者《海角七號》締造了什麼成績無關。這本書,只是想給那些還在漫長等待中獨自摸索的人一些安慰。因為我也曾經是一個無人聞問的小人物,所以我特別能感受那種在不確定的困局中仍想奮力一搏的心情。希望每個人都能在這本書裡頭找到一些感動的力量,找到一種呼應;彷彿在說,你們並不孤獨——而等待,確實是會有所回報的。」

    2009年4月,因為《小導演失業日記》內地版的推出,我們有機會採訪身在台灣的魏德聖。

    英雄的瑕疵度減少,力量就會比較脆弱……『三思後行』的人只能當聖人,衝動的人就可以當英雄。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