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5 刊號:3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公立醫院20年市場化生存簡史

本刊記者 陳統奎 發自上海

 歷任上海華山醫院院長都愛用「華山之路」來形容這家醫院的艱辛歷程。改革開放,特別是1992年確立市場經濟國策後,華山醫院幾乎被徹底推向市場,醫院開支由計劃經濟時代的100%國家撥款一路下滑,這家直屬衛生部的三甲公立醫院迎來史上最嚴峻的「生存大考」,但華山醫院通過了「大考」。

    2008年,華山醫院門急診總量突破250萬人次,住院量達4.5萬人次,手術量達2.5萬人次,歲入18億元,「創下歷史最好成績」。然而,18億元的收益幾乎全是從「市場」也就是患者手中拿的,這與醫院的公益性南轅北轍,人民和政府都不滿意,成為一樁國際笑話:公共衛生服務竟然要由公共衛生服務機構賺取老百姓的錢來埋單!

    新醫改方案頒布,明確了公立醫院的「公益性」,一場大考再次降臨華山醫院,在市場化浪潮中創下「奇跡」的華山醫院不得不調整身軀,以適應新政經大格局下的公立醫院生存之道。

    「發家」於特需服務

    「公立醫院提供特需服務的比例不超過全部醫療服務的10%。」新醫改3年實施方案為公立醫院過度追逐高端醫療服務立了高壓線,這是公立醫院回歸公益性的一大舉措,明晰了公立醫院的功能是人人都能享有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

    上海有80多家公立醫院提供特需服務,據復旦大學醫院管理研究所所長高解春測算,目前上海高端醫療市場容量在 93.7億元左右,好幾家三甲公立醫院特需服務創收已超過醫院總收入10%。

    華山醫院不僅是其中的佼佼者,更是開路先鋒。

    1989年,時年57歲的陳星榮教授執掌華山醫院。陳是著名演員陳沖的父親。當時的華山醫院僅僅是一個佔地3 0多畝、病床600多張、業務收入700萬元的陳舊醫院,「國家包不起、醫院賠不起、病人掏不起」,謀求生存的重擔沉甸甸地壓在陳星榮肩膀上。

    當時,國家開始允許公立醫院病房分等級,門診分等級,「實行不同的收費標準」,而且開始提倡國家、集體、個人和各社會團體多方籌資辦醫療衛生事業。

    政策鬆動的信號被陳星榮抓住了,「實行不同的收費標準」和「多種辦醫模式」在他那裡得到了疊加效應,他引進港資成立了中外合作的「華山環宇醫療保健中心」,裝修出18間三星級標準病房,「環境清潔、優雅、安靜」,24小時營業,瞄準外籍人士、港澳台胞和歸國華僑這個高端市場,俗稱「外賓病房」。駐滬的各國領事館的很多官員,因為「外賓病房」 的開設,而改變了取道回國看病的習慣。陳星榮讓華山醫院嘗到了改革甜頭。

    陳星榮是一位智者,他聰明地避開了所有權壁壘,「公司化運作」,以「上海華山康健醫療有限公司」的名義來取得中外合資經營的資格,出病房出技術與外資合作,拉開了華山醫院「合資醫療」的序幕。記者注意到,「華山環宇醫療保健中心」被描述為醫療保健機構,而不是法人性質用語的「醫療機構」。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