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5 刊號:3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NGO游說上海市政府參與地球一小時活動

  本刊記者 章劍鋒 發自北京、上海

  不過,這依然不等于在“關燈”這件事情上就一切順利。在與外事辦進行反複溝通的時候,他們並沒有得到更多反饋意見,這讓他們有些擔憂。荊卉說,“我們心想,事情會不會有點懸?”

  王利民心里也在犯嘀咕,一種自我矮化的情緒不時泛起。他想,政府案台上也是千頭萬緒,你這事兒算什麼?具體到中國乃至上海的發展,這微不足道。

  “我們要把這事做成,不能老想著這事怎麼好,政府應該怎麼做。他們要處理的事太多了,這麼多人要吃飯,社會要穩定、經濟要發展。”

  在懷有這種自我否定心態的奔跑過程中,王利民取得了一小步突破。他得知在他們的信件傳遞到主管副市長的案台上之後,經過慎重考慮,副市長已將信件批轉到“相關負責部門”。

  “這只是一個好的開頭,”王說,“還需要各部門分頭落實。”

  反複

  副市長批轉信件的用意,並不是就此決定要參與“一小時”項目,而是要求各事涉“關燈”的職能部門展開調研,提供決策參考所需依據。

  這時候,王利民和他的同事依舊坐不住。他說,“在家坐等各部門的意見是守株待兔,要主動去找各分管部門的負責人介紹情況,進行溝通,推銷自己的想法和做法。”

  從1月開始到3月24日之前,王利民和另一位同事分頭行動,一個部門一個部門敲門拜訪。按照分工,副總監級且年齡較長的王利民專門約訪局長級的部門負責人,普通職員身份的同事則與經辦關燈事宜的各部門具體科室對接,更翔實地推銷想法和情況。

  王利民此時心里還是沒底,他只是告誡同事,即使碰壁也不要緊,在這個過程中彼此之間交流了想法,結交了朋友,也算得上是一種收獲。

  逐一登門拜訪的過程中,王利民發現對方都比較謙虛,容易接受新事物新信息,所以願意坐下來交流。然而政府部門畢竟是政府部門,願意傾聽並給予肯定,就是不拍板做決定。這當中的症結在于,由于事涉多部門,每個部門都不清楚最終會形成何種決策的時候,他們一般不輕易表露自己的觀點。

  “他們會說,這件事情很有意義,但絕不說我支持這事兒。一旦落實到書面上,他會尤其慎重。”

  不愉快的事情基于分歧而起。站在各自的角度看待問題,有一些部門覺得事情不好辦。舉例來說,旅游委就提出異議。根據上海市的相關管理文件,城市景觀燈光關閉時間一般在夜間21:30至22:00之間,“一小時”需要提前一個小時關閉,對于旅游委這是不可接受的。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