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調查顯示11.5%城鎮居民家中供奉毛主席塑像

李向平

  正是因為這種信仰的私人化傾向,導致信仰者之間無法構成那種“休戚與共” 的分享結構,只能中經某種權力秩序,才能以實現信仰群體的共享與認同,從而消解了這一信仰結構的神聖性,轉向成為對權力的信仰,變異成為被信仰的權力。私人的味道很濃厚,信仰的要求則變得淡薄了。

  信仰卻不信奉

  毛澤東信仰的當代神話,作為一種象徵形式,包括了中國人的存在形式、世界表象、價值準則、行動方式、權力合法性等等。

  偉人信仰,常常是雙重的,一方面,它作為一種內向型的神秘主義,其慣用的方式是從內在關懷入手,以祛除所有外在的感觀知覺的運用為起點,漸漸地逐一除去了抽像思辨或各種心理運作的功能,使自己能夠退回到靈魂或自我的原初、純粹狀態,最終發現所謂的真理。這是一條朝內走的信仰路線。為了達到最後境界,信仰者不再注視這個世界,而僅只是注視自我。

  另一方面,它又是一種外向型的行動主義。其慣用的方式是從外在利益著眼,以祛除所有其他人的利益或各種利益認同為起點,逐步地除掉他人的利益保護功能或各種社會關係,使自己的私利能夠獲得最大的滿足。因此,與內向型的信仰神秘主義方法比較,這是一條往外努力的信仰關係。為了實現他們的信仰目的,信仰者不再注視信仰對像自身,而僅只是關注自己的私利和權欲。

  為此,一種神秘的毛澤東信仰,不但把個人與偉人合為一體,消釋了個人與偉人之間的精神隔膜,同時也使私人的神秘、個人的私利得到了基本的滿足。在此,樸素的老百姓信仰者走的是內向型神秘主義路線,借信仰說事的則走的是外向型行動主義路線。一神秘,象徵了社會期待;一行動,表達著利益追求。涇渭分明,難以混淆。

  值得指出的是,所謂神秘主義,乃是一種個人與超越對像進行交流的一種形式而已。在這種形式之中,世界與自我都會遭到絕對的否定,人的個性被分解、消散,最終被吸入與那無限神性的合一之中。不過,我們在這裡,看到的卻是權力、利益與信仰之間那種奇特的整合形式,是基於權力、利益的私人化信仰。偉人是一精神個體,而對偉人的信仰也是個體的選擇,至於那些借用了這種私人化信仰來表達私人目的的說事者,最終也還是出離不了私人利益的驅動。

  不過,說到底,公共權力與私人化的信仰之間,具有一種天然的親和力。私人的信仰方式,很容易把個己的信仰交由其他權力關係來予以表達。這就構成了權力的合法性奧秘,以及權力與私人信仰之間所具有的那種互惠關係。因為,這一權力本身,也是私人的形式,非制度化的形式。所以,無論是老百姓,還是具有特殊身份、地位的信仰者,他們最喜歡的,依然是這種私人化的信仰方式。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