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調查顯示11.5%城鎮居民家中供奉毛主席塑像

李向平

  于是乎,即使是一種信仰,也會內涵了太多太多的社會權力關系,衍生了太深太深的現實欲求。不同地位、不同身份、不同權力的人,他們在毛澤東信仰現象中的關系變現,林林總總,不一而足。這大抵就是複雜而豐富的毛澤東信仰現象。

  一般老百姓,他們信仰毛澤東,無非是祈福祈健康,求財求運保子孫,求得大人物保佑好人一生平安。在滲透了其他現實欲求的信仰方式之中,其毛澤東信仰現象,可能就會包涵了對政治、權力、地位的欲求,包涵了對理想的期待或對時代的批評。尤其是那種結合了現實欲求的信仰方式,往往會把信仰置之于非信仰的層面或權力關系之中,借信仰說事,用權力表達,使信仰變形。

  這種信仰方式,一種是樸素的感情需要,一種是刻意的權力矯情。可憐的老百姓多屬前者,有身份、學問的人多屬後者。還有一種,則可能是宗教信仰的替代品,以及從中生產的民族精神認同。

  相關的問題是,毛澤東信仰是一個什麼樣的精神象征、社會現象?它能夠說明當代中國人在探尋、建構一種什麼樣的信仰呢?聖人、保佑、靈氣、風水、祖墳、升官、發財、健康、平安。這種信仰的神秘方式,如微波蕩漾在心底,似象征隱喻了社會的變遷,同時也能轉化為一種穩定而持久的認同格局。

  在中國人的心目中,無論是個人抱負的偉大實現,還是治國家平天下,毛澤東都是一個大人物;無論是升官還是發財,毛澤東也是一個值得崇敬的偶像。所以,在韶山故居、毛家祠堂,在韶山虎歇坪山頭的毛家祖墳,祭拜的人群絡繹不絕,身心虔誠。可是,在權力場域之中,在不同的利益關系和思想衝突之中,那些信仰的目的則是重重疊疊,用心不一。

  就其社會學意義而言,這種以毛澤東信仰或崇拜為象征的信仰方式,無一不被信仰者個人的欲求所遮蔽了,最根本的則是個人信仰的私人化。盡管當代社會中觸目可見毛澤東信仰,但是在信仰者的個人與個人之間,他們始終缺乏聯系,一種社會的關聯。一方面,傳統的乃至當代的聖人信仰、偉人信仰,本來就是極其個人化的一種信仰方式。另一方面,則是這種信仰方式從來就沒有一種得以成為群體信仰的社會空間。此當為“社會缺席,宗教何在”的政治社會學實質。談宗教無用,講信仰尚可。因為信仰的社會學本質,是僅僅對個人的關涉,個人的精神關懷。

  這就是毛澤東信仰現象的社會學本質的所在。層累造成的中國人的私人化信仰結構里,信仰僅是私人的;如果這種私人化的信仰欲求,變成一個社會的公共信仰,就唯有依靠信仰者個人的搖身一變,具有獨特的身份和地位。那麼,這一私人的信仰,就有可能成為天下的公眾信仰。私人的不要緊,關鍵是如何把自己做成一個有身份、有信仰的個人。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