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王希恩:三月西藏的兩個政治符號

王希恩

  西藏也屬于後一種地區,而且政教合一的舊制度統治頑固,解放時間短,幹部條件差,所以中央對西藏的改革一直持最為寬容和慎重的態度。1956年中央做出6年內西藏不進行民主改革的決定。1957年1月,周恩來訪問印度期間向達賴和班禪等轉交了毛澤東的信,傳達了中央的決定,強調6年不改,6年之後是否改革,仍然由西藏根據那時的情況和條件決定。其後毛澤東、周恩來等又多次談到這一點。然而後來的事實說明,還遠沒等到第六個年頭,西藏部分上層分子就先行發動叛亂,改革也隨之展開了。

  反省的必要

  “3‧10”和“3‧28”作為兩個政治符號,後者所代表的社會力量也要強大得多,但值得思考的是:為什麼在50年的歷史發展中,前者的聲音大大彰顯了,後者的聲音卻被淹沒了?我們現在提出把“3‧28”設立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說到底是被“3‧10”打壓出來的、被動的。為什麼不是當時,而是現在才提出這個動議,現在才提出“西藏民主改革是世界廢奴運動的重要里程碑,是對世界民主、自由、人權事業的偉大貢獻”?是我們沒有認識到這一改革的偉大意義,還是有所顧忌而有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達賴集團無論在50年前還是今天,都是藏族人口中的極少部分。但無論當時還是現在,他們都自視為藏族人民的代表、藏傳佛教的代表,而我們在相當程度上也同樣把他們當作了這樣的代表。正因為此,我們的領袖和有關部門可以打破常規、將他們待若上賓;為取得他們的同意、等待他們的覺悟,中央可以將改革的時間一拖再拖。但他們卻並不領情。實際上,達賴集團並不代表藏族人民,否則他們不會那樣不堪一擊:1959年3月10日開始叛亂,雖然起初得勢了幾天,但3月20日平叛戰斗開始後,只有1000余人的解放軍,僅用兩天時間便把他們在拉薩的叛亂武裝殲滅了,之後,西藏其他地區的叛亂也被迅速平息。共產黨領導的改革一開展,百萬農奴一下子就發動起來了,很短的時間內便將統治西藏千百年的三大領主及其社會制度徹底推翻了。

  這里,我們將原定6年不改、6年之後改不改要看情況的承諾打破了,但實踐証明這樣做是正確的,因為我們的改革很順利,得到了藏族人民的衷心擁護。沒有經過達賴集團的同意,我們同樣成功進行了民主改革。這說明,我們原來過高估計了達賴集團在西藏的統治力,也錯誤地以為他們代表了西藏人民。馬克思主義講階級,講人民群眾是創造歷史的動力,而在這一點上,我們卻背離了自己的信念。這是我們應該引以為戒的。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