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南京今年擬投入438億掀起城建高潮

陳統奎 發自南京

  南京市建委曾向記者表示,鳴羊街東面歷史文化街區的改造將回遷1/3的居民,然而,其餘2/3的人怎麼辦?以前舊城改造,政府不投錢,任開發商折騰,後患無窮。而今,作為“民生工程”的危舊房改造,南京市政府今年計劃投入20億,但透過胡家花園動遷難這個表象看進去,冷冰冰的“貨幣拆遷”無力回應“予民生計”這個真問題。

  對此,秦淮區區長馮亞軍如此回應:“我們僅僅是把老百姓的居住場所進行改造更新,讓他們換一個新的地方,居住設施配套更加齊全。但由於居住地的變遷,工作、生活環境發生了變化。我們要做的就是主動幫助他們適應新的崗位、環境。一條措施是勞動部門在一周內要確保老百姓有工作,只要他不挑不揀。第二是勞動部門每年由政府全資對沒有技能的勞動者、失業人員進行培訓,增強他們的就業競爭力。問題是現在我們勞動部門找不到人來培訓。”

  然而,必須警惕的是,一旦“危舊房改造”傾斜為地方執政者“擴內需、保增長、促轉型”的工具,其“民生工程”色彩無疑將大大褪色。人們注意到,溫家寶總理在2009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的是“保增長、保民生、保穩定這個大局”,保民生已經成為執政著力點。

  老城南何處去

  南京老城南的文化遺存是歷史包袱還是金飯碗,記者在採訪中聽到了不同的聲音。門東、門西傳統民居群屬於南京秦淮區地界,但秦淮區不少官員卻向記者抱怨,秦淮區發展新經濟,歷史的包袱太重。

  一聽記者轉述,江蘇省委黨校一位搞文化研究和規劃的教授急了:“南京最著名的文化景點不是秦淮河?那是他們捧著金飯碗不會吆喝!”這就使得秦淮區患上“發展焦慮症”,它的經濟發展水平南京倒數第二,執政者在政績壓力下,最終盯上了老城南的“危舊房改造”,希望盤活土地搞地產開發,開設新經濟增長點。要不是2006年總理批示,老城南早就徹底毀了。

  “老百姓寫信求著我們去拆遷,有個人說他等拆遷已經等了50年。”秦淮區區長馮亞軍告訴記者,這類信件他收到很多。然而,老城區的居民想的是改善生活條件,官員要的是經營城市的政績,資本要的是低價地皮,對這三者來說,保存不保存舊居無所謂,核心是拆遷補償費用。只有對學者而言,老城區才有意義,因為他們不是僅從現實討論問題,更想到要對歷史負責。於是,精明的執政者牽住“順應民意”這個牛鼻子,一切變得堂而皇之。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