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南京今年擬投入438億掀起城建高潮

陳統奎 發自南京

  汪永平稱趙辰的規劃過於理想化,問題便在於,這是一個建築師的規劃,視角單一,譬如“民生關”就不在趙辰規劃解決的問題之內,而一個胡家花園未來開闢為旅遊景點,有投資回報,利益共享,哪怕優先安排就業等議題漠然不見,僅一個“貨幣拆遷”補償,就讓窮人們遠離城市,他們的未來不應謀劃?

  汪永平說,舊城改造問題,媒體和社會關注最多的是歷史遺存的保護問題,然而“老城南人”這個最核心的“歷史遺存”,卻很少有人關注到。

  他認為,舊城改造必須把握兩方面的平衡,一方面是基於人們對歷史的熱愛的老城南古巷古民居,一方面是從社會的變化、對未來的展望以及個人欲求中產生出來的要求、需要和夢想。就後者而言, 2001年,汪永平帶領100名建築學大三學生,對門西地區作了詳細的古建築測繪調查,向當時門西8個居委會中1000戶居民發放問卷,得出一個總的印象是:這裡的戶外公共設施、公共綠地匱乏,只有一個破敗的胡家花園還能供人們散散步;其次,這裡的人們住得很擁擠,每戶居住面積不超過25平方米;再者,渴盼政府拆遷,他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政府什麼時候來?

  接受調查的門西上萬人中,沒有一個處級幹部,最大的是科長;30%的人是下崗職工, 50%的家庭年收入在1萬元以內,僅夠餬口;老齡化嚴重,60歲以上老人占20%;好單位的人很少,大學生少,文化層次也不高。汪永平用“社會底層人群”來概括之。

  那時南京拆遷的政策是“以房還房”,政府或開發商推倒一二層老房子,在上面蓋多層建築,就地安置拆遷家庭,按人頭算每人7平方米,一般家庭都有5口以上人口,至少能換到一套35平方米的小套間了,“老百姓很滿意,等拆遷、盼拆遷”。時過境遷,特別是2003年之後,房地產市場風起雲湧,南京老城區好地段房價每平方米都上萬元,開發商追求利益最大化,於是選擇在偏遠的郊區安置原來的居民,新建築多售給富有階層,從中謀利。

  “貨幣拆遷”政策應時而生。如上所述,胡家花園的住戶拿到的拆遷補償現在連到郊區買一套房子都不夠。人們抱怨拆遷補償標準過低也不是一兩年的事了,結局是“老百姓必須出城”,而這正是開發商一開始就想要的。於是,這些年老城南改造,居民們基本上都被“請”到雨花區或棲霞區的城郊,傳統生活方式一下子被割裂。

  雨花區的一位幹部則抱怨說,秦淮區把這個“社會包袱”扔給他們很不公平,過年過節他都得上門慰問困難戶。“有一天集中在一起的窮人們活不下去了,社會問題就集中爆發了。”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