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南京今年擬投入438億掀起城建高潮

陳統奎 發自南京

  2月16日,記者按圖索驥找到鳴羊街。這里原是一條南至明城牆、北至集慶(南京舊稱)路的古巷,1里多長,但2005年秦淮區政府在“加快門西舊城改造”的意圖下,斥資1億元拓寬為一條16米至24米的道路,遷走347戶居民。由此改變了傳統的城市肌理,原來的小巷人們可以閒坐、游戲、做工和聊天,現在鳴羊街兩邊畫上停車泊位,儼然一個現代停車場。

  59歲的楊永泉為鳴羊街拓寬工程流過淚,當年他曾給時任南京市規劃局局長周嵐寫信呼籲叫停。楊永泉說,將鳴羊街拓寬為風景游覽道路,這是對歷史文化名城的破壞。

  南京是國務院批准的首批歷史文化名城之一。南京市城市規劃顧問、美國規劃學會負責人蘇傑夫曾參與了南京門西的保護規劃,他對鳴羊街宜人的城市尺度和周邊環境大加贊美,反對拓寬或破壞這一條具有代表性的古街。對于蘇傑夫,南京人知道的並不多,但他是上海浦東新區的規劃顧問,他形象地做了比喻,浦東新區開條大道,這很容易,可門西有太多歷史。其後美國土倫大學按照他的思路做的門西保護規劃最終未能被接受。

  鳴羊街最終還是拓寬了,但發生在2006年那場老城南“大拆大建”中,鳴羊街周遭民居卻奇跡般留存下來。那年,名為“建設新城南”的城市改造項目啟動,老城南僅剩的明清街區遺存包括黑簪巷、顏料坊、牛市、洋珠巷、銅作坊等歷史街巷被拆建一空的消息,引來一場全國輿論大討伐,並有一份有中國文博、規劃和建築界諸多著名學者簽名的呼籲信送達總理辦公室。

  溫家寶總理批示保護南京老城南。晚到的總理批示已經救不了那已倒下的民居民巷,但畢竟給南京老城南拆遷敲響警鐘。除了南京市領導因此寫檢查,南京市政府還向市人大常委會做了情況匯報,人大常委會在會議決議中強調“保護城市歷史,就是保護城市的未來”,號召建設“現代化國際性人文綠都”。

  “這是一個轉折點。”在南京工業大學教授、老城南“衛士”汪永平看來,當年的輿論監督讓政府意識到改造老城南的敏感性,總理的批示則為那場大拆建畫上一個休止符。“沒有哪一個領導再敢大拆大建了,問題是如何取得保護與改造的平衡,而制訂出一個令領導和市民同時滿意的規劃太難。”

  從2008年長樂街危舊房改造項目規劃方案行文中,便可窺見政府心態的微妙轉變,這塊被標注為“集慶路一號地塊”的古街區被描述為“最為敏感地帶”。不過令人警惕的是,去年居民搬遷一空的長樂街目前正在進行後期清除,因屬于秦淮河風光帶,雖然規劃用地性質為商娛用地,卻要求傳承和延續傳統的建築空間、風格,難道這又是一個“推掉真古跡,再造假文物”的實例?

1 2 3 4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