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23 刊號:3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台灣政論節目的療傷功能:良劑還是毒藥

本刊記者 鐘岷源

 台灣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於今年2月4日公佈「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案」,明確衛星廣播事業在制播新聞及評論時,應符合事實查證及公平原則。如有違反情形,將處以新台幣3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罰款,最重將可停播。此舉針對台灣「名嘴」或政治人物常利用電視政論節目爆料,造成社會困擾之現實問題,但島內批評的聲音認為,這是限制言論自由,並被解讀為「名嘴條款」。

    特殊的政治環境和歷史脈絡,造成了今日台灣電視政論節目的「百花齊放」。比如《2100全民開講》、《大話新聞》、《文茜小妹大》、《頭家來開講》等節目,相信許多人並不陌生。這類由固定面孔的主持人和名嘴,夜以繼日地評析、譏諷、指責、揣測、爆料政治人物、新聞事件,並且創造討論議題的節目,堪稱是「台灣特產」。

    台灣的政論節目熱潮世上少有,其收視率之高,對政治(特別是選舉)事務的影響力,也讓研究電視傳播的專家跌破眼鏡,並在台灣形成政論節目、選民、政黨三者之間微妙的互動與共生關係。

    每次大選之後,政論節目的收視率普遍疲軟,有的節目退潮消失,有的「名嘴」退場離去。但觀眾並不關心這些節目和來賓的去處,只要手持搖控器,隨時打開電視,那些政論節目就會為觀眾「送上」去除焦慮症的「解藥」。

    這也讓我們從另一個視角探究台灣政論節目深受觀眾歡迎的原由,那就是,除了藍綠對立、壁壘分明的政治環境使然,這些政論節目流行十餘年而不衰的答案,是它具備相濡以沫、深化認同,甚至是「集體療傷」的功能。因為政論節目的主持人和「名嘴」,除了提供新聞事件的意見評析和觀察,也「代替」觀眾抒發對政局及政治人物的不滿和失落感,讓民眾從中獲得共鳴、發洩情緒,有人長期接受這種強刺激,對這類節目的「依賴」也就更加強烈,關掉電視,他們就感到空虛。

    或是疏解不滿、尋求溫暖、鞏固認同,或是單純的訊息需求,每個人收看政論節目的目的各有不同,得到的滿足也有千百種。定位和角色都很曖昧的政論節目是「良劑」還是「毒藥」?就此相關的話題,本刊記者採訪了台灣《新新聞》雜誌原總編、資深媒體人黃創夏先生。

    集體療傷

    《南風窗》:儘管台灣的政論節目失去原有應負的媒體職責,為什麼它們仍有一群忠誠度那麼高的觀眾,並讓他們如癡如狂?

    黃創夏:要理解這個現象,可以從三個角度切入。分別是「藍綠板塊」、「桃花源幻覺」與「過多元媒體」。

    2008年的大選前夕,當時有一種「桃花源期待」,意思是說,坐火車在黑暗隧道裡太久了,好不容易看到前方有點光亮,就高度期待出了山洞,就是桃花源。這個「黑暗」指的是陳水扁的8年執政,「光亮」指的是馬英九勝券在握。不但是「藍」的渴望,中道與理性的「綠」,也覺得大勢已去,希望能有新局面。問題是,真正坐火車就知道,出了隧道,可能馬上就進入更黑、更長、更看不到盡頭的新隧道。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