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16 刊號:3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俄石油協議備忘:俄羅斯擔憂中國蠶食遠東

方 亮

 2月17日是奧巴馬簽署7870億美元經濟刺激計劃、中越戰爭爆發30周年以及胡主席結束中東非洲5國之行歸國的日子。這一天,隨著中俄3億噸石油供應合同和250億美元貸款協議的簽署,延宕了將近4個月的中俄“石油換貸款”項目終于塵埃落定。

  去年10月28日,中俄總理在莫斯科簽署了《石油領域合作諒解備忘錄》。在金融危機肆虐的背景下,該文件中關于中方向俄羅斯石油公司和俄羅斯石油運輸公司分別貸款150億美元和100億美元的條款格外引人注目。中俄分別是全球第二大石油進口國和最大的石油出口國,這筆買賣也是兩國迄今在石油領域的最大手筆。但值得注意的是,兩國政府首腦簽署的是《備忘錄》而不是正式協議,這一事實本身就蘊含著極大的玄機。

  在隨後的3輪具體談判中,俄方拒絕採用中方提出的與倫敦銀行同業拆借利率(LIBOR)相挂鉤的浮動利率制,而堅持採用較低的固定利率制。加上在諸如國家擔保等細節問題上的分岐,雙方從去年11月12日到12月11日的3輪談判開展得異常艱苦。今年1月,俄石油運輸公司總裁托卡列夫突然宣布雙方談判進入政治協商階段,標志著談判柳暗花明。最終,在《備忘錄》失效前夕,俄石油領域的“灰衣主教”、政府副總理謝欽成功訪華,並在中俄第三次“副總理級能源對話”框架內簽署了“石油換貸款”的最終協議。

  《備忘錄》的壓力

  去年10月兩國總理石油備忘錄簽訂現場,俄《生意人報》記者雷什科夫敏銳地注意到俄羅斯石油公司總裁波格丹奇科夫的座位是空著的,且直至簽訂儀式結束波氏也沒有出現。俄羅斯石油公司是目前主導“對華石油鐵路供應”的主要公司,也是此輪大單簽署後的主要經營方和貸款受益者,所以,波格丹奇科夫的地位對于兩國石油合作來說自然十分重要。在隨後對謝欽的採訪中,雷什科夫對波氏的缺席進行了詢問,謝欽答道:“顯然,雙方對協議仍有異議,他們仍在商談。”在他看來,異議的焦點是石油購買價格問題。

  謝欽表示,兩國談判組將在備忘錄簽署後繼續具體細節的談判工作,而俄方談判組應在11月25日之前上呈所有文件和合同的草案。謝欽所稱的日期,正是第二輪談判剛剛開始後的第三天。在此前的首輪談判中,雙方在利率問題上相持不下,謝欽期待的協議文本草案未能按期送到他的辦公桌上。到了今年2月2日,俄能源部長什馬特科又強調雙方應在《備忘錄》3月份失效之前達成協議。顯然,《備忘錄》的簽署給雙方帶來了一種箭在弦上的壓力。雙方分歧固然很多,但已被媒體拔高為“中俄雙方繼解決黑瞎子島問題後又一里程碑式的事件”的中俄長期石油協議,讓雙方都面臨著或者雙贏或者雙輸的極端局面。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