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16 刊號:3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搖擺的「市場中國」:5000億比4萬億更珍貴

趙 義

一場日益蔓延的經濟危機,除了增長下滑、失業增多、以勞資關係和官民關係為核心的社會矛盾加劇,對於一個在市場化道路上已經行進了30年的大國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決策層一直在呼籲民眾的信心,那麼所謂危中之機又是什麼?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沒有什麼比一次深刻的經濟危機,能夠讓人們更清楚地看清自己。

    如果作一次不太嚴謹的梳理的話,那麼就可以發現,從1978年開始,每10年時間,經濟領域總會發生大事,1988年價格闖關失敗,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則是美國爆發金融危機蔓延至幾乎全世界。前兩次經濟領域的大事,以及黨政和社會各界的應對,可以說相當程度上決定了後面的發展道路。這一次似乎也不例外。

    其中最為關鍵的拷問就是:政治雖然相當多的時候服從於「權宜之計」,但對可能種下的「禍根」必須保持警覺。毫不奇怪的是,在應對此次經濟危機的過程中,對於採取何種措施,社會各界存在著大量的爭執和分歧。

    偏重於基建,還是偏重於民生;哪個行業該「振興」,哪個行業不該被「振興」,哪個行業甚至該被振出局;限制裁員,還是限制勞工的社會權利(至少是暫緩);政府更渴望「強勢」,還是應該堅定不移向公共服務型方向轉變;房地產開發商主動降價,還是政府出來救市;如此等等。我們不能期望在公開和具體的政策宣言中面面俱到就可以化解分歧。政策總有偏向性,而可分的蛋糕並不是無限大。

    在此次經濟危機之前,「科學發展」的脈絡本來已經日益清晰:通過經濟結構調整以化解資源、環境等承受能力的惡化趨勢;通過建設型政府向公共服務型政府的轉變以釋放經濟和社會活力;通過對過度市場化的矯正以提高社會事業水平和民眾受保障程度;通過降低國有企業對若干服務業的壟斷(而不是用對民間資本的投機性炒作的不干預)來激活民間資本等等。但所有這一切都有可能隨著政府大規模基建投資和「保出口、保增長」的政策取向而停滯、甚至倒退。更健康的「市場中國」會因為全社會對經濟下滑的焦慮而陷入搖擺的境地,而不僅僅是因為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

    當然,這並不是說在經濟危機的背景下仍然要「不顧企業(民眾)死活」。毋寧說,在應對經濟危機的時候,仍有必要以極大精力反思具體政策的得失。經濟危機至少有一個好處,人們有空間來公開議論和檢討一些地方政府以「科學發展」名義作出的具體政策,而不必擔心遭到報復。並且,在經濟危機時一個地方政府作出具體政策尤其需要慎重。比如說,當一省決心輸出1000萬農民工,而一個勞動力鍵入大省卻決定減少勞動力鍵入數量,以減輕經濟結構調整和社會管理的巨大壓力,矛盾自然就產生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