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5/1 刊號:00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台灣音樂 國際發聲

用在地情懷 讓世界聽見台灣
張淑伶

台灣的流行歌曲,從旋律、類型、甚至歌手的包裝等,很大一部分受歐美日的樂壇影響。然而,在世界的其他角落,也有些人喜歡聆聽來自台灣的音樂。
「角頭音樂」和「大大樹音樂圖像」這兩家很有個性的音樂製作公司,就是台灣音樂的「推手」之一。他們分享多年來參與國際交流或經營唱片市場的經驗,讓讀者一窺台灣音樂進入國際市場的模式與迴響。

記錄台灣的聲音 豐富音樂的內涵

獨立廠牌規模不大,經營者的個人風格往往主導音樂製作的理念。
帶了點「江湖味」的爽快和魄力,角頭音樂的老闆張四十三說:「角頭的音樂,都是我個人的喜好。」曾在主流唱片公司工作多年的他,深信創業要成功,就要離主流越遠、越有特色才好,因為「沒有資源,也要有姿態、態度」。
創業也是因為「想要記錄台灣的聲音」,所以舉凡社會批判、原住民心聲、都市寫真、對台灣海洋和土地的詠嘆等,或戲謔或抒情,各式風格都廣納在列。
陳建年、紀曉君、巴奈這些叫好叫座、唱出獨特生命力的歌手都來自角頭,就連五月天、蘇打綠樂團的第一次專輯發聲,也是在角頭。相較於一般唱片公司會努力塑造藝人,張四十三說,我要的就是我看到的你,這樣才夠「真」。
大大樹音樂圖像由負責人鐘適芳在1993年創立,以代理歐美非主流的世界民族音樂見長,另外也製作多張本土專輯。小時候因為在電視上聽到紐西蘭原住民毛利人的音樂,驚奇感動之餘,埋下鍾適芳日後從事音樂領域工作的種子。對於音樂,她重視的是有地域代表性、重要性或特色的音樂家,除了繼承傳統,還要有能力創新。
大大樹自製的音樂專輯予人「既在地又國際」的印象,在地的是對原生文化的重視,國際的是對好音樂的定義與廣納人才。譬如歌手林生祥的專輯《種樹》裡,有來自日本的樂手平安隆和大竹研分別彈奏三弦與吉他,為了瞭解彼此的文化,創作成員還分別在各自的家鄉日本沖繩和台灣美濃生活一陣子。
另一個例子是來自蒙古、現居德國的歌手烏仁娜,她在專輯和世界巡演中和伊朗國寶級的「徹米哈尼打擊三人組」及匈牙利小提琴家藍多許合作。這些「多國參與、台灣製作」的例子,不但豐富了台灣音樂的內涵,也增加音樂跨國界的流動性。

世界音樂節 台灣發聲的舞台

2001年鐘適芳帶領還未解散的「交工樂隊」前往歐洲巡演,無論在台灣或巡演國都有顯著的媒體報導。交工樂隊以客家語言演唱、歌曲觸及反對美濃水庫興建等社會經濟議題,推廣者必須介紹整個背景脈絡,聆賞者也不只是聽「異國情調」,從聽眾和樂評的反應來看,這次巡演創造了相當成功的經驗。邀請交工樂隊參加布魯日音樂節的比利時樂評尤‧德烈契(Jo Van Driesssche)說,以前比利時人只知道台灣的出口貨,對台灣文化或音樂幾乎一無所知,可是交工樂隊的演出,讓當地得以在商業之外跟台灣接上線。
從1998年製作阿美族《檳榔兄弟》的專輯開始,鍾適芳便固定將唱片送給歐美樂評,累積他們對大大樹品牌以及台灣風格音樂的認識。後來泰雅族歌手雲力思登上每月一次的歐洲世界音樂排行榜,50位評審中,至少一半都知道「大大樹音樂圖像」;可見風格、品味、形象的建立實在是長期的工作。
另外,角頭音樂1999年帶著卑南族的紀曉君和阿美族長老郭英男參加日本「愛與夢音樂節」。這個主張音樂無國界的音樂節,也的確跨越了語言的分界,與會者深受原住民歌聲和音樂打動,日本樂評以「草原的風、太陽的光芒」形容紀曉君豐潤的嗓音並給予很高的評價,隔年紀曉君也在日本發行專輯 Voice of Puyuma。有了聽眾群,往後幾年紀曉君又再多次前往日本演出。
走進國際舞台,最感困難之處是什麼?鍾適芳向來反對去文化脈絡、簡化包裝(譬如只強調「美聲天后」這樣的行銷字眼)的作法。她認為累積樂評需要長時間經營,過去國際學界上對台灣歌曲較從「政治」的層面去分析背景,誠然歌曲和社會政治不可切割,但從美學觀點應該可以有更多討論,這樣的理解賞析才會更完整。
張四十三在意的是:台灣在國際上身分不明,很多台灣人也缺乏對自己文化的認同。他以紀曉君為例,在許多談版權代理的國際場合,美、德與其他歐洲國家都有興趣,但考慮「台灣在國際上的代表度」,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