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師月刊 發行日期:2017/06/28 刊號:47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六回:出租自己,讓存在更有意義

文/陳怡潔

相片提供/六回

這個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想要凸顯自己,甚至是,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於是,就有這麼一個人把「自己」給出租…。

 

牆上的鐘指向一點整,我和遠在北京的六回通微信。六回的聲音有些低沉,語調雖然急促卻不會使人聽不懂他的意思。在通話品質穩定之後,他捨棄了慣有的開場閒聊與問候,直接明瞭地對我說:「我們開始吧,妳要問我什麼?」

 

我叫六回,我把自己給出租了

二○一二年,美國一名年輕人以出租家當來換取報酬補貼生活,出租的項目甚至包含了他自己的房子與愛犬,閱讀這則訊息,身為媒體記者的六回不禁產生一個疑惑,如果連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都能夠出租,那為什麼不出租自己呢?「我覺得自己可能可以幫助到一些陌生人。」他向主管提出了這樣的想法,「出租六回」的專欄因此誕生了。

從此,六回記錄被租的經驗將近半年的時間。而後他辭職,離開成都去了上海,又到大理和堂哥一起擺攤,「出租六回」因此曾一度停擺。一直到二○一五回到成都,才又重新開始了出租計畫。只不過這次六回決定自己做老闆,全心投入在「出租」這件事上。「我想要試試自己能不能依靠這件事情過活。」

從記者變成全職出租人,六回感覺自己在創作上更自由了。「這是我的故事,主角永遠都是我,我愛怎麼寫就怎麼寫。」之前在雜誌社撰稿,難免會受到限制與規範,而且大家想看的都是租用人的故事。現在主導權回到了自己手上,在心態放鬆的情況下,六回更期待與「未來」的雇主相遇。

「我就像一位釀造美酒的師傅,在某一個片刻走進了另一個人的生命之中。」即使停留的時間不長,但六回說自己每次都是傾注全力,用心創造出各種口味的酒。

 

〈第一瓶酒:我想租你唱歌給他聽〉

軟軟支付了二百八十六元,租我給她的老公唱一首歌。

他們前幾天吵架了,軟軟覺得老公總是袒護他的母親,不在意她的感受,因此,希望藉由租我,讓老公意識到她的存在。

軟軟的聲音很壓抑,我感覺得到她的痛苦一直憋在心裡無法釋放。可是,她的老公接到電話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會願意聽我唱歌嗎?

我感覺自己扮演的角色很尷尬,並開始對這件事情產生恐懼。我試圖用言語安慰軟軟,幫她解決與分析婆媳關係間的困境,以及她與他老公的現狀,但我內心非常明白,這些方法並不會讓她滿意。

「你給他打電話唱首許巍的『禮物』吧,如果他不想聽,你也可以陪他聊聊天,問問他有沒有想讓你做的事情。」於是,我打了電話,向軟軟的老公說明來意,並問他願不願意聽我唱歌。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