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師月刊 發行日期:2017/06/28 刊號:47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誰說身障者就沒有性需求

文/周佳蓉

相片提供/手天使

不論是面對性、面對身障者,或是面對身障者的性,不必刻意放大也不必刻意掩蓋,那都只是再自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而已。

 

小齊是一名罹患肌肉萎縮症的身障者,須仰賴輪椅行動,也得由看護隨身照料。當天他隨著看護一同前來,一見面,話匣子便打開,講述起自己的經驗,包括他是一名易經老師,幫人算命,同時也致力於障礙者的權益…。而他著墨最多的,是生活中公共空間的不便利,以及民眾的不友善。

相較於小齊的「激昂」,阿南則顯得較為「平淡」,與她深紫色的妝容形成對比。當小齊講話時,她只是在一旁聽著;面對提問時,她會稍微停頓、思索,然後才緩緩道出。

一動一靜的兩人,他們的共通點是──手天使。

 

不過是比較不一樣的義工服務

「手天使」是二○一三年由小兒麻痺患者Vincent成立的性義工團體,致力於推動「性權」,不只要讓大家正視「性」的重要,也要鬆綁身障者被忽略、被限制,以及被束縛的欲望。他們要讓大家知道,身障者也是人,卻面臨了「去性化」的困境:當想要滿足性需求時,不良於行的人,無法走出去認識伴侶,雙手無力的人則無法自慰,又或者因為整天都有他人陪伴,難以有空間進行。

看見了身障者的難處,「手天使」便集結了一群性義工,用「手」幫身障者自慰。

擔任性義工的阿南,先是在其他性別機構認識了「手天使」的創辦人,因而對「手天使」有了初步的瞭解,後來又因為身邊朋友的加入,她也就跟著參加了。

阿南講得一派輕鬆,讓我們有些訝異:「沒有什麼轉折或者需要克服的嗎?」她說,男友與媽媽並未反對,而她也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像一般的志工服務一樣。在她身上,看不見一絲對於性的顧忌,或者要幫殘缺的身體提供性服務的害怕與排斥,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理所當然。她直言:「如果當時內心有任何糾結,我可能就不會加入了。我並不是一個會為了理想而奮不顧身的人。」她的態度,實在耐人尋味。

 

身障者的性需求也需要被滿足

小齊則是手天使的行政義工,「在實際進行服務前,都必須由行政義工為受服務者進行訪談,目的是要更瞭解他們。」同樣是身障者的小齊,就負責與受服務者的第一次面談,好讓他們能夠卸下焦慮與擔心。

小齊和大多數身障者有著很不同的成長經驗,從小他並沒有被當成肌肉萎縮患者,一直以來他都就讀普通學校,父母、老師也都認為只要好好復健就能痊癒,媽媽甚至鼓勵他:「有想做的事情就盡量展現自己,做到極限了、需要協助時再開口。」在這樣開放的教養氛圍下,培養出他敢於衝撞的個性。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