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老師月刊 發行日期:2017/06/28 刊號:47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江垂南:我用關係治療,實踐生活和生命

文/周佳蓉

相片提供/江垂南

所有的互動與人際,都得仰賴關係雙方對自我的覺察,以及對對方的敏銳,才能成就一份好的關係。

 

「我曾經和個案扭打在一起。」江垂南話一出口,就讓人嚇了一跳。這不僅與他斯文的舉止違和,甚至顛覆了一般人對治療師溫暖的想像。

那是一名被家暴的小孩,本身又有偷竊習慣,大人與他的互動,不外乎是肢體的傷害或是言語的斥責,也因此,他對於大人有著許多負面觀感。第一次會面時,那名孩子的眼神裡充滿著敵意;當要進一步討論他的偷竊行為時,又引起他更強的防衛,「看得出來,他將對於大人的忿怒全都投射在我身上。」

一般在面對個案時,諮商師都會保持正向的互動,讓個案感到被接納,進而能夠將內在的困擾一一抒發,「但是這孩子對我已經有偏見,再怎麼好好談,也很難抹除他心中的積怨。」江垂南決定「以毒攻毒」,於是對個案提出打架的邀請:「既然你對大人有那麼多的忿怒,那我就陪你打,讓你打個夠。」

孩子使勁地打,江垂南也做勢回擊;在一來一往中,看起來是個撕破臉的局面,卻也讓個案重新認識治療師:「他會發現,眼前的這名大人雖然在打我,卻沒有讓我受傷;表面上是彼此廝殺,卻更像是大人陪小孩玩耍的扭打遊戲。」在「打架」當中,建立起孩子對治療師的信任,江垂南記得:「第二次會面時,他的眼神中就不再有敵意了。」

還有一次是一名愛「搞破壞」的個案,因為多次毀損鄰居的機車而被轉介來諮商。以他外顯的偏差行為看來,要他乖乖待在諮商室應該不太可行,江垂南決定帶著他到河濱公園玩球。

起初,個案一拿到球就大力將球踢得遠遠的,江垂南得大老遠去撿球,撿回來後又會被個案踢到遠處…,就這樣不斷循環。江垂南知道,個案的日常中已經背負了許多大人的期待:乖一點、不要再搞破壞了…,因此,他決定創造另一種關係,「我要暫時配合他、順從他,讓他照著他的玩法進行。」

你丟我撿的互動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第四次會面時,個案有了些微的轉變:「他開始把球踢向我,而不再隨自己高興亂踢。」到了第六次,個案一見面就問:「老師,我們今天不要玩球,一起到我的學校好嗎?」原來,他想邀請江垂南參觀他的學校、參與他的生活。他說著他最愛學校的哪個角落,翹課時是爬哪面牆出去,又會到哪間網咖逗留。「不知不覺中,他打開了心房,邀請我走進去。」

在治療師「此時此地」的互動下,個案所堅守的信念腳本被鬆綁了;而原先的負向關係,也在互動中逐漸被轉化。這是「以關係療癒關係」,也是「關係治療」的實踐。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