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090401 刊號:0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昔日女星化身「監獄天使」

應曉薇輔導收容人沒分別心唯有喜樂
陳慧真

「收容人離開監獄才是我承擔『所有』的開始」,應曉薇總是千叮萬囑收容人,出獄後第一件事是要寫信向她報平安,她也會和家屬保持聯繫。「我不會在他們出獄後就不相認了」,若出獄後的更生人找應曉薇,她也會請他們吃飯,現在有不少更生人和應曉薇保持聯繫。

應曉薇對監所教化的付出,曾獲得法務部犯罪矯正協會推選為25位理事中唯一非典獄長或所長的理事,面對這項殊榮,應曉薇說,所有典獄長都認為,怎麼會有個傻子自掏腰包全台監獄跑。她自謙地說,他們是要鼓勵我,不是因為我有多棒。

教化感人 死刑犯伏法後吐實

事實上,應曉薇對收容人的影響有目共睹,因姦殺女童遭槍決伏法的遊民曹阿明,就在遺書中提及,他經過應曉薇和許姓牢友的照顧和勸導感化,決定死前以口述方式請許姓牢友代寫遺書,筆錄他所犯下另四起檢方不知的殺人埋屍和棄屍案,等他接受制裁後,再由許姓牢友將遺書交給檢察官,希望檢察官能找到這四具屍體,同時,他同意捐贈器官,並要將所得的十分之一給許姓牢友,報答恩情,另十分之九則給應曉薇做為慈善基金。

「他是個遊民,很怕死、很自卑,其貌不揚」,應曉薇回想起來,曹阿明因為不愛乾淨,大家都很不喜歡他,輔導是從教導他注重衛生開始。

當時,應曉薇發現許多被判無期徒刑的收容人,都沒有家屬探望,身上連一毛錢都沒有,「連肥皂都要向人要,怎麼鼓勵向上?」於是和監所主管有個默契,她只要知道哪位收容人存款是零,就會匯給他新台幣600元。

「曹阿明很貪得無厭,但這也是因為他什麼都沒有」,應曉薇說,身為一名死刑犯,曹阿明突然收到600元,他傻了,之後她到監獄做集體輔導,曹阿明都會參加,變化很大。

應曉薇表示,曹阿明生前從未向她提及另外四起命案,但一開始,曹阿明很怕死,只要聽到有什麼大案,就聲稱是自己犯下的案件,令她質疑是想藉由認下新罪行,好讓檢方持續查案,不執行死刑,經她指正不可承認並非自己犯下的罪行後,曹阿明就不再亂認罪。

談到曹阿明捐贈器官,應曉薇說,捐贈器官沒有所得,只有喪葬補助費,曹阿明弄錯了。不過,宣導死刑犯捐贈器官是由她開始,「若連皮膚、骨頭都捐出,一個人就可以救四、五十人」。

應曉薇鼓勵死刑犯捐贈器官做為對被害人的懺悔、為自己種福田,「要用很歡喜的心去做」,她看過每張捐贈器官的死刑犯的臉,甚至有人連臉上的皮膚都捐贈,令她驚訝的是,「曹阿明、這些捐贈器官後的人,捐了後突然變帥了」。

輔導死刑犯 有震撼也有遺憾

台灣近年來未執行死刑,應曉薇指出,在過去若人犯獲判死刑定讞,幾乎十天內就會槍決,執行後才會通知家屬,有些人根本沒有家屬,她都會幫忙準備白布鞋等用品及認屍處理後事。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