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客 發行日期:2016/7/21 刊號:滔客第六十五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拋開重重束縛 重新認識自我 終能閃亮從心─狐獴媽媽溫芳玲 | 精品時尚 | Emma

Emma

為什麼會對千里之外、非洲大陸上的狐獴著迷,前後多達五次造訪棲息地,在荒郊野外忍受遠離文明的不便,觀察這群讓溫芳玲著迷的物種?對於不明就裡的人來說,這樣的行為也許是充滿幻想與浪漫的成果,但是對溫芳玲來說,這卻是她重新面對自我,終於讓她重拾心靈力量,進而照亮、鼓舞他人的歷程

 

在客家家族長大的溫芳玲,家族給她的價值觀就是「男尊女卑」,好東西就是要讓哥哥、弟弟先享用。不過她骨子裡有自己的想法,又不忍違背父母的期待,當她從北一女畢業,考大學填志願時,放棄了自己想就讀的政大,只因為父母親的一句話「我們全家就妳一個人有辦法上台大」,於是她就填了台大經濟系。

 

因為從小就看父母親為了錢在吵架,畢業後踏入職場的她最在意的是錢。從追逐百萬年薪的業務,在四年多的時間,創業成立廣告行銷公司。明明只有四個人的編制,卻被她闖出了年度營業額上億台幣的奇蹟。一帆風順的事業,也註定了她從30歲以後,就只剩下工作的宿命。

 

經歷過,才知道沒有什麼比健康重要

 

溫芳玲第一個失去的就是健康:「好像是提早把環境資源耗盡的人。」各種病痛纏身,與她蒸蒸日上的事業成正比。第一個來報到的病症是腦下垂腺體長腺瘤,沒有幾年,全身免疫系統也跟著失調。當時已有了帶狀皰疹,還忍痛繼續辦活動,拖了三天才就診,以為是單純的皮膚病,沒想到後來病情更糟。榮總的醫生宣布她得了原田氏症,起因是免疫系統失調,反過來攻擊視網膜,導致失明等問題。

 

為了治療原田氏症導致的失明,溫芳玲開始服用類固醇,一邊適應陷入黑暗的生活,一邊面對類固醇的後遺症,連醫生也不敢保證她可以順利康復。雖然活在黑暗中,卻讓她的心靈終於在忙碌多年後打開了

 

 

遇見了狐獴,才讓我理解了愛

 

在順利恢復視力後,偶然瀏覽網路影片時,她點閱到一個畫面,一頭朝著地表俯衝的老鷹,正要抓住弱小無助的獵物時,這生死的剎那,無助的獵物被牠的同類一把拉入了洞口,逃過死劫。如此戲劇性的瞬間,完全讓她著迷了,溫芳玲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研究這沒看過的物種上,也就是日後改變她一生的狐獴。

 

狐獴的群居生活,某種程度似乎就是她未曾體驗過的家庭。一早,狐獴爸爸負責擔任警戒衛兵,狐獴媽媽負責照顧餵飽所有狐獴寶寶,凡是不聽話的都會被狐獴媽媽教訓。狐獴哥哥會待在家,放棄成家、交配的權利,負責照顧弟弟妹妹。「狐獴一家都是很神奇的輪值表,為什麼會有人留下來當保母,有人當衛兵,有人去負責刁食物回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