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6.11 刊號:38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座關於夏日、友誼 與道別的文字森林《偷書賊》讀後

陳麗玲

夏天,是什麼滋味?對「偷書賊」莉賽爾來說,是扎痛舌頭的香檳;於納粹時代的人們而言,夏天是衰亡的開始;由死神來看,夏日是沸滾如辛辣濃湯的天空下,一鍋險惡的燉肉。

《偷書賊》寫出人如何在苦難中偷取快樂,找到生存的動力。全書從死神的觀點,講述一個戰亂時期,被迫送到寄養家庭,有識字障礙的小女孩莉賽爾,如何用偷來的書學習認字,並發揮文字的力量,安慰、幫助周遭人群的故事。

天堂街的夏日友誼
九歲的莉賽爾,「她不太愛笑,就算她笑起來的時候,也是一副飢餓的表情。」1938年11月,莉賽爾告別了弟弟與媽媽,來到慕尼黑一個油漆工的家庭。納粹德國的人民,領的是配給卡上的物資。莉賽爾來到天堂街認識的少年魯迪,家裡有六個小孩,永遠都覺得肚子餓。

一開始,他們找些事情做,好忘記肚子餓這件事。偷竊成了必然之命運,最終,偷東西這件事徹底鞏固了他們的友誼。

快樂可以用偷的嗎?

當莉塞爾在半小時內吃下偷來的、無法與家人分享的六顆蘋果;一邊嘔吐,一邊開心地想著蘋果的滋味。逡巡於樹林果園間,她低頭瞥見枯乾的葉子彷彿一片片烤過的土司,抹上香甜的果醬。

1940年八月底,夏天快要結束的時候,魯迪和莉賽爾在地上撿到一枚卡在泥土裡面、有一半都快爛掉的硬幣。他們用它在雜貨店換取了一顆硬得像玻璃的糖果,輪流舔舐,舔到它沒了為止。

飢餓是一種原始的感覺,驅使我們尋找食物,增加生存的機會。我們很努力地滿足感覺,少了任何一感,人生就貧乏多了,也困難多了。

但真正使人類存活下來的僅僅是食物嗎?
不,是友誼,是一段一段特別的關係。

有時候,友誼的回報可能會出乎意料之外。好比起初一顆不起眼的種子,最終長成一整座森林。

交換禮物  交換惡夢
對莉賽爾來說,養父漢斯開啟她通往文字世界的一扇窗。他們在地下室就著一盞煤油燈,用供過於求的油漆在牆上畫字、學習認字。養母羅莎口中的菸捲與煤油的臭味,在莉賽爾的想像中,成了爸爸身上散發出的友誼的味道。她喜歡這個味道。

至於羅莎,她做的菜實在難吃;千篇一律的豌豆湯,讓人心情鬱悶。凡是見過她的人都討厭她,但是她真心喜愛莉賽爾。當漢斯為了信守承諾,收容一個猶太人藏在家裡的地下室,羅莎重新計算食物的分配方式,改變了日常作息。

1940年11月麥克斯來到天堂街,充滿罪惡感、飄散著饑餓臭味的他,像隻老鼠、沒有聲音地寄居在這個善良的家庭。麥克斯與莉賽爾有許多相似的地方;火車,作夢,拳頭。他們交換彼此的惡夢。「惡夢像一列準點的火車,在深夜抵達月台,以一條繩索拖拉著記憶…」(頁196)「他一點一滴講述他的逃生過程,彷彿把那些故事一片一片從身上切下來,擺在盤子上端出來。」(頁193)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