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6.11 刊號:38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座關於夏日、友誼 與道別的文字森林《偷書賊》讀後

陳麗玲

麥克斯寫下第一個故事《監看者》當作生日禮物送給莉賽爾,也送給她一顆寫作的種子。

傷痕累累  卻依舊屹立
1941年上半年,莉賽爾忙著偷報紙,餵飽在陰冷潮溼地下室裡,靠讀書和寫字打發時間的猶太拳擊手。魯迪曾對莉賽爾說道:「妳聞起來有小偷的味道…我可以聞到罪犯的味道…」魯迪一開始就跟莉賽爾是同一國的,以後每當她遇到失敗挫折,他也跟她同一國,也許只是站在她的身邊,什麼也沒做,什麼也沒說。

魯迪是她最好的朋友。

鎮長夫人則為她打開一扇通往機會的大門。當莉賽爾幫洗衣工媽媽到鎮長家送取衣物時,夫人允許她進入家中的書房。 就在莉賽爾的手指滑過每一本書,當她坐在地板上被書本環繞,當她注視著五顏六色的書本裡一頁頁的文字,一個新奇的世界在她內心烹煮著。

後來,當莉賽爾向這間書房做最後道別,夫人送了她一份禮物;依爾莎‧赫曼送給她一個本子,一個寫出自己故事的動機。因著深夜待在地下室寫作,莉賽爾從空襲中倖存,逃過死神的手掌心。那是1943年的十月七日。

然而,天堂街在那晚被炸為平地。魯迪、媽媽跟爸爸全都死了。只有莉賽爾一個人活著。這一回,她沒有道別,她不能道別(頁468)。她看著魯迪已無生氣的臉龐,在他沾滿灰塵的嘴唇上輕輕一吻;甜甜的滋味,嚐起來像是樹林濃蔭下的那份遺憾。幾分鐘之後,她才找到站起來的力氣。

她想起某個夏日,魯迪彎下腰,撿拾地上一枚腐蝕的硬幣,激動到彷彿心被扎到一樣的大喜若狂。曾經,他們一起使壞;偷麵包、偷水果、偷食物。後來,魯迪竟然把僅有的麵包,分送給押解前往達考集中營的一列猶太人隊伍。她知道魯迪已經不想偷東西了。魯迪告訴偷書賊:「我想與其偷東西,不如留點東西下來。」(頁424)

當一架飛機墜毀於慕尼黑附近的樹林,魯迪將一隻磨舊了的泰迪熊,放在奄奄一息的飛行員肩膀上。小熊雖然眼睛、耳朵縫過好幾次,臉上依舊掛著友善的笑容。一件看來不重要的東西,為什麼可以帶給人安慰呢?(頁283)

在麥克斯病倒,陷入昏迷時,莉賽爾不斷地朗誦書本的故事給他聽。她在上下學的路上,撿起了十三樣可能對垂死之人有價值的廢棄品當作禮物。終於,麥克斯奇蹟似的甦醒。這十三樣放置床邊,為了讓他醒過來的禮物當中,他最喜歡玩具士兵;一個傷痕累累,卻依舊屹立的士兵。

為什麼文字要存在呢?
要如何向一段忠誠的友誼道別呢?

偷書賊吶喊著:「到底要道別幾次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