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6.11 刊號:38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末代教會如同武林─從電影《師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徐硯美

圖片提供/海鵬

聖經啟示錄中提及一間教會,名叫撒狄,上帝是這樣責備的:「我知道你的行為、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名不符實、虛有其表,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在這被聖經稱為「末後的時代」,教會必須要謹慎再謹慎,團結、合一賦予我們的,是更能夠勝過世界的力量,還是落入二種極端:一則閉門造車,與世界失去對話的能力;二則世俗化,被世界改變。

從武林看教會是很有趣的,而電影中不斷地在談教武術就要「教真的」,對於這個「真的」的定義與禁忌,無疑也是一個充滿諷刺的隱喻,讓人不禁想到現代教會的諸多狀況,有所省思,有所檢討,也有所嘆息。

師父領門  修行個人
電影《師父》講述一位廣東詠春拳師父來到天津打天下,想將南拳北傳,卻必須按當地規矩一一踢館。這部電影在談的,不是武術,而是華人的陋習。檯面上的「規矩」,不是為了禮儀,更談不上「敬」這個字,制定的目的,是為了遮掩檯面下各種見不得光的醜態。傳承不是為了繼往開來,而是為了討口飯吃;不教真的,是因為深怕一點訣說破了,就不「值錢」了。

人與人之間好鬥,有敵人的時候就與次要敵人做朋友,敵人消滅時,把朋友當敵人,總要清除異己;而同異的劃分又不分青紅皂白,地域、門派、男女,什麼都分,總在同中找異,而不是異中求同。其實,除了自己以外,誰都不見容。

武林裡見面就問門派,師承何處?南拳還是北拳?這會兒說天津人不容外人,卻容得下天津人。下一會兒,天津人也容不下天津人了,誰是誰的徒弟不重要,只要與眾人「利益」衝突的便得犧牲,不管是幾年的師徒之情,還是幾年的夫妻之情,還是忘年又莫逆的至交,更別提那些一面之緣,萍水相逢的人了。

電影在談的,是我們身為一個「人」,最基本的「品格」。教會界常常在談「聖靈九果」,但是,在教會當中我們真的是用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去檢視自己嗎?當我們喊著說自己有「聖靈的內住」,還是「聖靈充滿」,能夠活出這九種果子嗎?如果是,那我們是否在信徒與信徒之間,教會與教會之間,甚至,教會與世界之間,都必須表現出這九個重要的品格呢?當教會的傳道人、主內的弟兄姊妹將一位慕道友,甚至就是我們領進了教會,打趣的說就好像我們開始「學功夫」了,但是否常常馬步都沒紮穩,拳都還沒練一套兩套,就開始面對到服事上的比較、教會中成年人與年輕人之間的意見相左等等,以至於「神」的事情懂得不多,卻在短短幾年裡,便得懂了許多「人情世故」呢?

不是武術  而是算術
回頭談談《師父》這部電影的劇情,敘述一位廣東拳師陳識,原本家中在廣東是望族,後來打仗,他流落南洋十數載。電影開始是他到了中國北方的天津,天津是北方拳的重鎮,是一武術之鄉,但是,門派之見重,又不容外人。想在當地開館授徒謀生的陳識,找上天津武館的首席鄭山傲幫忙,鄭山傲見陳識雖身手不凡,但卻不明白武界的權謀政治,便給他出了一個主意。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