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6.11 刊號:38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末代教會如同武林─從電影《師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徐硯美

鄭山傲要陳識教出一個徒弟,連踢天津八家武館,武界必然震動,並且群起攻之,屆時,師父若心一狠,袖手旁觀,徒弟無法力抗眾人,必然被逐出天津。而武界也會因為面子掛不住,不會將師徒二人都給趕盡殺絕,故會讓陳識在天津立館教學。這算盤一打,陳識認為可行,便在天津一貧民窟隱居,並找了一位被洋人拋棄的西餐館女服務生趙國卉,與之成親,表面上對其相敬如賓,實際上,他將妻子作為掩護,不讓自己的身分敗露。

私底下,他在街邊找了一個少年車夫耿良辰作為徒弟。耿良辰天資極佳,是練武的大才,短短不到一兩年,便得陳識真傳,並連踢天津八家武館。但是,鄭山傲與陳識機關算盡,也敵不過武界中的權謀,更別說當時軍閥四起,軍界也往武界插上一手。最終鄭山傲、耿良辰、陳識都遭武界算計,在開館的當天,陳識終於悔悟,說出:「我不是耿良辰的師父,我只是個算帳的。」與天津十八家武館的師父大戰一場,雖勝,卻如喪家之犬,逃回廣東。

該電影是改編自導演徐浩峰自己撰寫的同名小說,並在去年的五十二屆金馬獎中,獲得最佳動作設計獎,同時提名最佳改編劇本與最佳女配角獎。這是一部風格特殊的武打片,有別於葉偉信導演所拍攝英雄式的《葉問》系列,以及王家衛導演所拍攝論述武道式的《一代宗師》。《師父》更深地刻劃出一間間武館之間的勾心鬥角與權謀,體現出人性在表面的武術禮儀中被粉飾太平,私底下卻藏汙納垢的極度現實。

真的教人  教真的人
電影中金士傑所飾演的鄭山傲是武林前輩,他一直看不起武界中藏一手的陋習,而武界另一位前輩的遺孀鄒館長,同時也是整個天津武界的地下盟主,便向鄭山傲說,教真的,學生一學便把絕學都給學去,師父就沒有「利用價值」了,沒有利用價值的師父,誰還要來上門拜師,人人都成了師父,哪還有門派的存在?

這是個聰明的算計,人人都是這樣打著算盤的,別說北方拳,南方來的陳識也說他的師父說,一生真傳兩人,不能再多。但,鄭山傲卻說,再不教,武術遲早有一天會絕在自己人手上。

對我而言,就是因為師父沒有教「真的」,徒弟才會有閒工夫去「把假當真」,把精力放在爭權奪利上。倘若武道得傳承真的,心性就得受到磨練,武術得傳承真的,體性就得受到磨練,如同陳識在電影裡所說的:「自小,一日揮刀五百,管得住身體。」

在教會何嘗不是如此,教真的,不要討好世界,門徒在至聖的真道上做大丈夫,卻又不失聖靈而來的品格,一代又一代的傳承,大家都是同領一份真道,同信一位上帝。合一,永遠不是一個「政治手段」下得到的結果,合一,源自於真理。《師父》中的反面例子,讓我們看見武術之道,在於「止戈為武」,平息好鬥,才是武界之人要學的。而教會呢?弟兄們和睦同居,不也是最為善美之事嗎?

1 2 3
圖片提供/海鵬

圖片提供/海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