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汪涵 靖港歸隱記

 把拍攝地點建議於靖港的,是汪涵。他說,你們知道靖港嗎?那是曾國藩屢敗屢戰的地方。

    從長沙出發,沿雷鋒大道往西北方向,車程1小時,見大片河灘,不遠處便是千年古鎮靖港。汪涵已經來過多次,並決定在這兒置辦個院子。「屋後臨江,推窗見水。弄個烏篷船,在江中賞賞月亮,煮煮螃蟹,鬥鬥蛐蛐,興致來了,在船頭彈上一曲古琴。」這是汪涵為自己描繪的未來。

    修繕中的靖港坑坑窪窪,卻很清靜。汪涵鑽進老屋裡和當地人打起了麻將,他說,「鄉里鄉親感覺好,七八十歲的老爺爺看見我就會叫『鬼崽子』,不像在台裡,人人都叫我大哥」。因為來得多,又置辦下院子,汪涵對靖港已是相當熟悉,尤其是那些年久的手工作坊,哪家做秤,誰是木匠,哪裡有傳統香干,他都曉得。

    「手工的東西吸引我的是它身上的時間。真正的奢侈在於等待,一把椅子、一個木桶,需要你慢慢地把精神注入其中,背後則是你對這個行業幾十年的愛,我們不行,就靠耍耍嘴皮子,沒些真功夫,挺沒勁的。」

    總有一天大家會說,「喂,下去吧!」,但是停下來之後會發生什麼,我就不知道了。多有趣啊,有可能我會被外星人攔截啊,太多可愛的事情了。

    城市畫報:聽說你在靖港偷偷置下一處院子。汪涵:2007年因為工作強度太大生了一次病,那時候我就想停下來好好休息。我在24歲時正式擁有自己的欄目,當時我就斷定自己會紅12年,紅到36歲,那時候一定要停下來4年,寫字、讀書、練古琴、遊山玩水;4年過後,40歲再戰江湖。所以我給自己買了一個小院子,準備在裡面好好修行一陣子。開門即是鬧市,關門即是深山。後面有條江,弄個小馬棚,搞個烏篷船,夜裡賞賞月什麼的。算是紅塵俗世中一片小小的寧靜吧。中國人特別講究個「氣」字,古代的雅士身上有鬼氣、有才氣、有俗氣、有豪氣,道家講究精氣神、浩然正氣,一個人如果沒有氣了,就叫氣絕身亡。在靖港這個地方,你會覺得身上的氣很足。

    城市畫報:明年就36歲了,當真捨得下一切隱退4年嗎?汪涵:會。95歲的虞逸夫老師跟我說,人生分為很多階段,作為主持人,你差不多已經到了最好的狀態。八卦中的第一卦是乾卦,乾卦的第五爻叫「飛龍在天」,是最好最好的一個階段,然後就「亢龍有悔」。老師說:你想想下一個階段要做什麼,想的過程要停下來。靜而後能定,定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編者註:虞逸夫,原名念祖,晚號天遺老人,祖籍江蘇武進,現受聘為湖南省書法家協會、詩詞協會顧問。上世紀30年代即以詩文書法著聞,著有《鹿野堂詩稿》。)

    城市畫報:一個人也許說走就走了,有沒有考慮過身邊的一些人?譬如共事多年的同事?放得下嗎?汪涵:人太多的煩惱來自於這種自以為是,自以為別人會依賴你。人的煩惱來自於慾望,世界上兩種人是很拽味(編者註:拽味,長沙方言,意為牛、來勁、強)。第一種人,什麼都拿得起,琴棋書畫樣樣行;還有一種人更拽味,什麼都放得下。有一個人能把這兩樣都集中於一身,那就是弘一法師。他在出家之前什麼都拿得起,寫字、畫畫、寫歌、攝影、演戲……突然間有一天斬釘截鐵什麼都放下,修了律宗。那是佛教裡最清苦的一個宗派啊。我肯定做不到這一點,但我可以慢慢來。我們湖南有個奧運冠軍叫龍清泉,他當冠軍不僅僅是因為他舉起槓鈴了,更因為他之後還放下了。一直舉著沒用,要放下來才能拿到那塊金牌。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