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汪涵 靖港歸隱記

    城市畫報:快樂感和幸福感的區別是什麼?汪涵:快樂是瞬間的,直接擊倒你。但是幸福感呢,是你腸胃蠕動帶來的舒適和溫暖,譬如說杭州菜、廣州菜、潮州菜,慢慢喝湯滋養你,用鮮魚來撩撥你的味蕾。湖南人不會,直接兩道菜,「辣椒炒肉,酸豆殼炒肉泥,兩下了難」!(編者註:了難,長沙方言,意為解決問題)吃辣的東西你必須吃得很快,吃得很爽,吃得滿頭大汗。但又有一點,

    城市畫報:你覺得長沙是否有癲狂的一面,大家拚命地洗腳、拚命地吃、拚命地玩。汪涵:不叫癲狂,及時行樂吧。湖南人天生比別人多出一塊造反的骨頭,哪裡有熱鬧看哪裡就有湖南人,哪裡有不爽,湖南人他就要造反,兩把菜刀還要鬧革命呢。

    城市畫報:現在有人誤以為長沙被稱為「星城」是因為它造明星和娛樂發達,你對這個評價覺得是喜還是悲?汪涵:我既不覺得是榮譽也不是悲哀,城市是有性格的,每個城市存在的時間一定比這個城市裡面生活的人的歷史要長。你可以去適應這個城市,但不要試圖強行去改變這個城市。你覺得ok的話,就投入到燈紅酒綠裡面去猛烈地生活,解放西路有好多80後、90後正在做這些事情,你如果覺得不適應,就在靖港買個院子。

    城市畫報:這兩樣事情你都在做,既要俗世的燈紅酒綠吃喝玩樂,又要精神上的獨立與寧靜。這是要做「酒肉和尚」?汪涵:我覺得自己是「煙火神仙」。其實這兩種生活並不違背。從宗教意義上來講,每個人是有分身的,這一刻你坐在這裡,一定會有另一個你在另一個地方打球,或者吃飯,只是我們現在的科學沒法解釋。我不覺得舞台上那個人就是完全的我,那是我們很熟悉的一個汪涵,今天跟你們說這些東西的我,也不見得就是最完全的我。

    城市畫報:「酒肉和尚」和「煙火神仙」的區別是什麼?「煙火神仙」好聽些?汪涵:我不喝酒,我也很少吃肉。我們常會說某人過著「神仙般的日子」,他「快活似神仙」,你瞧這兩口子是「神仙眷侶」。為什麼一定是神仙而不是和尚眷侶呢?為什麼不是菩薩眷侶呢?為什麼又一定是「神仙」而不是「仙神」呢?我特意去研究過這兩個字,得出一個結論:任何人想要快樂首先是要做神,神是有職責的,是要打卡上班的,做得好了就受人供奉,我每天在五光十色的燈光下面對成千上萬觀眾,那就是做神,我做得好了,大家叫我「策神」,給我榮譽、鮮花、掌聲,給我掙錢的機會,這滿足了我極大的虛榮心。神是群居動物,很多事情一個人搞不定,天兵天將、哪吒、托塔李天王,整個一大部隊,我也是在燈光師、化妝師、攝影師、導演所有人的幫助之下成就了自己。仙就不一樣了,仙是獨處的,是自由飄逸的。他講究個人的修行,用500年、800年修煉自己。仙很快樂,喝酒吃肉,吟風弄鶴,撫琴下棋,要不就在天上飄著,男男女女沒事就飄洋過海去了。關門即是深山,山人即是仙人,我下了班之後就飄揚而逝了,我就干自己的活兒。所以「神仙」這倆字特別符合我這種張弛有度的生活,一邊身處繁華,一邊尋求寧靜。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