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汪涵 靖港歸隱記

最近我在想著怎麼做香,一塊一塊的香餅。我抄了些古法,找了些上好的沉香木。首先把木頭泡在水裡面蒸,蒸熟蒸透以後,挫成很細很細的灰,再用生的或熟的蜂蜜和著木灰攪拌,加入用上好糯米熬成的湯,灌入香料模具晾乾,封在罈子裡埋在地底下去火氣,過三五個月,秋天時分就可以享用了。我對這種一步一步安靜的儀式感特別執迷。

    我現在所有玩兒的東西都是在為我老了以後做準備。我非常非常渴望變老。

    現在你說這個身體是我的嗎?它也不完全是我的,道教說它就是一個毒瘤,佛教說它就是一副臭皮囊,得病就得病了唄,死了就死了唄。

    城市畫報:你很早就開始讀老莊和佛經?汪涵:虞逸夫老師給我佈置的作業就是先讀四書,再讀佛經,然後讀老莊,最後用《易經》去總領一下。我每天有時間都會看一下。現在正在看四書,也看佛經。

    城市畫報:看這些書對你現在的生活有什麼幫助?汪涵:它可以讓你有一些理論的支撐,去化解之前化解不了的一些情緒。所有的人他生病也好,不開心也好,都源自一個字:濃。你濃於情就會生出癡,濃於利就會生出貪,濃於名就會嗔。貪嗔癡是最可怕的。不開心的東西濃在心裡就會淤結成氣,氣結不化就會生出病,痛則不通,通則不痛。對付這個濃字最好的辦法就是淡。老莊也好,佛經也好,都是最好的一些方法,它教你淡然。

    城市畫報:你小時候因為重病曾經兩度休學,這段經歷對你有什麼影響?汪涵:病得最嚴重的時候,就想今天怎麼過得快樂才好,因為你不知道明天會是怎樣,所以我十幾歲的時候就早早知道人應該活在當下,不管是即將繁華還是逐漸枯萎,此時此刻才是你結結實實的人生。

    城市畫報:你好像還對中醫感興趣。汪涵:中醫是對《易經》最好的繼承,儒家的東西偏陽剛,它很入世,教你怎麼上下通達。道家的東西相對而言比較陰柔神秘,有很多符之類的東西,中醫的東西講究陰陽協調,所以我非常信,接下來也想去學。我小時候最大的理想就是當中醫,你們看我的鬍子就很像一個長長了變白的老中醫。

    城市畫報:去年你策劃了星沙八老書畫展,剛才提到的虞老先生是「八老」中的一位。你怎麼會想到辦這麼一個展覽?汪涵:我跟他們有緣。看見他們之後覺得很感動。這幾位老人家都是書畫家、收藏家。虞老師很了不起,抗戰的時候在重慶,他辦公室對面就是陳立夫。他當時就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學者,學問很大。抗戰勝利之後,他準備到台灣去,但是到了長沙之後他就不想跑了,他覺得在哪兒都是做學問。沒想到後來被關起來了,進去的時候女兒4歲,回來的時候孫子4歲。虞老師詩文寫得非常好,書法是湖南當世第一,95歲了腦子還那麼清晰,學問很圓通。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