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汪涵 靖港歸隱記

    城市畫報:那你為什麼還要去親近這種脾性,你覺得自己屬於病態這個層次嗎?汪涵:我不喜歡咳血的。我的工作相對來說嘈雜,每天都得跟人接觸,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地不喜歡人,而喜歡小蟲子小動物,因為它們單純、不複雜,輕鬆。人總要有一些寄情的地方,寄情於一個漂亮妞兒,你想靠近她的時候她不見得想靠近你,但要是寄情於山水、字畫、小蟲兒這些玩意兒,你隨時想親近它們都可以,沒那麼麻煩,沒那麼唧歪。

    城市畫報:如果可以選,你會選擇回到過去哪個朝代?汪涵:魏晉南北朝,那個時候很自由,很激盪。捫虱夜話,多來勁啊,倆男的在一起聊天,聊詩詞,然後突然從身上拿出一隻虱子,當著面,啪嚓,聊一晚上看誰從身上抓出的虱子多,聊天內容記錄下來就是一本書,多犀利啊。如果再近一些,我會選民國時期,在我看來那就是離我們最近的一個魏晉時期,思想很激盪,時局很亂,你看到目前為止數得著的哲學大家,像馬一浮、梁漱溟、熊十力、馮友蘭……都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

    城市畫報:你要是在魏晉南北朝會是個什麼角色?汪涵:若在古代,我肯定會練一點武功,每天守在馬路邊,看有什麼漂亮妞兒被頑劣的人欺負了,我就拔刀相助,姑娘要以身相許,我還打死不同意。我寫得一手好字,有個書僮,一天到晚跟著我遊山玩水,沒錢了就寫幅字換成酒錢,自由自在的。屬於典型的「登高崗而振衣,臨清泉而濯足」,簡直太帥了!

    城市畫報:你是湖南省博物館的代言人,拍過全國第一支博物館公益廣告,為什麼是博物館?汪涵:那是因為代言之後我就可以去博物館看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呀!我很喜歡古舊的東西,前幾天寫了兩首歌詞,一首叫《牡丹亭》,一首叫《桃花扇》,交給宋柯去譜曲了,我在裡面寫道「舊時月色誰曾看」,留下來的古物一定曬過舊時的月光,你去看這些東西,無意間便親近了舊時的月色。有一次在省博物館,剛下完雪,天氣特別好。我們在庫房裡,館長拿出幾件上好的玩意兒,何紹基的小楷,文征明的冊頁,齊白石的畫……看累了我們就眺望窗外殘雪,輕鬆一下眼睛,然後又把目光移到這張畫上。身體是清涼的,內心是清靜的,整個空間裡大家不講話,那種喜悅感比做什麼都好。

    城市畫報:你玩古物的標準是什麼?汪涵:好玩兒,有意思,它值得我用很長時間去玩兒。煙斗啊,手錶啊,什麼都玩兒。字畫是我很喜歡的。我的第一件藏品是弘一法師一幅很小的對聯,寫著「入於真實境,照以智慧光」,《華嚴經》裡的句子。我抽煙斗是因為它的儀式感,你抽快了吧,就燙,抽慢了吧,它又滅,需要經營的。這些好玩的東西能讓我去為它費心、為它惦記、為它染心。曾經有一個日本人,他終於修煉成仙了,在天上飛,突然間看到雲下有個女子用腳在溪邊踩衣服,這個女子的腳踝極其之美,那一瞬間他染心了,直接從雲端「吧唧」摔了下來。別人聽了這個故事就說了四個字:「本該如此」。我就特別希望我身邊這些小玩意兒每天都讓我染心。

1 2 3 4 5 6 7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