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3 刊號:2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陳丹青 既激烈峻急也溫和審慎

    城市畫報:現在聊傳統,可以說傳統文藝如書法、國畫在發展上已窮途末路,但從接受角度,面對它們,年輕人的美學經驗又太不夠,幾乎沒有接受、審美能力。你怎麼看?陳丹青:70後80後的視覺經驗和圖像經驗,一開始就是西化的,所以把他們拉回來看唐朝隋朝的繪畫,會看不進去。我年輕時也一樣,只看西畫,後來看國畫,越看越喜歡。不過我年輕時就喜歡看國畫,可是當年能看到的好東西太少太少了。

    城市畫報:這對青年人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呢?陳丹青:很遺憾,等於這道菜你沒吃過,吃了,又吃不出好來。傳統美學是無窮豐富的系統,你吃幾口,沒吃透,當然遺憾。但在這個時代我說你們都來看國畫,這不可能,太過分。哪天你們能知道書法的美,山水畫的美,同時你們又西化了,那你們就牛X啦。

    一個法國或意大利的孩子比我們厲害,文藝復興的作品從小就看,不是欣賞不欣賞,那是他的一部分。同時他又玩非常前衛的玩意兒,所以他們的人格比我們豐富,想像力比我們要開闊,很活。你看看南歐人設計的時裝、皮鞋、酒瓶、器具,多好的趣味啊。

    城市畫報:現在來說傳統文人,是否也有局限性?陳丹青:當然有局限啦。在古代,文人是個階層,不是所有人能受教育,現代民主第一條件就是大家都有受教育的權利,所以後來成了知識分子,而不是文人。文人不是指知識,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地主啊,鄉紳啊,悠閒得很,現在文人沒落的一面被欣賞,但它已經是失落的失效的傳統,本來這種傳統應該慢慢消亡,轉化為別的形態,但中國的文人傳統是以一種不正常的方式被粗暴剷除的,現在翻出來,你學不像了,它被時代隔開,異化了。

    城市畫報:有人說傳統文化在中原失落,而台灣、香港、馬來西亞都有所保留。如果說起現在的文化狀況、格局,這確實是個問題。你怎麼看這個狀況?陳丹青:台灣也未必留下更多,兩岸教科書在古典人文方面差不多。不過在台灣和香港,傳統的人際關係架構還在,相對比內地好多了。但平面比,兩岸的70後80後對古典的瞭解差不了太多,都是現代的消費的人格。

    城市畫報:《荒廢集》封面很溫雅,似乎很民國的感覺。如果談現在圖書的設計裝幀,你有什麼看法?陳丹青:《荒廢集》的設計不敢說現代,更不敢說「民國」,民國書籍封面設計是另一種風格,畫個人啊或別的什麼,很天真的。我這種設計不是民國感覺。民國模仿得很厲害,當時德文英文法文的原版書上海都買得到,藝術家就模仿人家的美學,仿得很好,因為同步,不隔,後來斷了,到現在,這20多年的書籍設計再來模仿,美學隔了好幾層,訊息不完整,理解不到位,不土不洋。路還長著呢!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