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3 刊號:2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陳丹青 既激烈峻急也溫和審慎

    城市畫報:你認為「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在心理上體現的是國民的自卑,後來說到胡蘭成的一句話「中國人並不崇洋媚外」,他是否是在文藝/文化上說的。怎麼解?陳丹青:你要瞭解他這些觀點,要閱讀他大量作品。我很認同他,從他的態度學到很多。如果說中國人曾激烈反抗異族統治,或中國人如何卑躬屈膝,容易被統治,都太簡單了。我認同胡蘭成,他總會提到底層百姓,提到民間對政治和歷史的態度,他一貫認定中國民間非常活潑,非常有能量,當時很少有文人重視民間。有的人重視農民草根,是要利用民間,但從未尊重民間。

    所謂「民間」自1949年後就消失了。胡蘭成時代的「民間」決不是今天的所謂「民間」。胡蘭成從佔領區角度,從老百姓的日常來觀察民間。他清楚中國有太長被異族統治的歷史,他大量文章是談中國民間怎樣對付異族,怎樣和異族相處,胡蘭成在這個問題上是我所見過的,「五四」以來表達最強,也最好的,他提供的領域和見解,在「五四」知識分子那裡很少涉及。

 城市畫報:如果讓你來看現在國民的態度呢?陳丹青:以我對底層草民的觀察,中國人真的既不媚外,又對各種域外的事物充滿好奇心,拿來就用,活潑極了。只要別讓這種狀態被意識形態化。我想說,中國人比美國人更能接受異族文化,更包容。世俗的活潑太了不起了,過去30年,你看看廣東人啊,溫州人啊,四川人啊,我指的是完全草根的百姓,多會做生意,多會和各種洋人玩兒啊!誰教他們了?他們有什麼理論?完全是集體天性。

    當然,這種無可估量的活潑還是被大面積壓抑扭曲,但它從來沒有消失,稍微鬆動,它的能量就冒出來,你想都想不到。

    城市畫報:有人認為中國傳統文化過熟,對應的,民間更有活力嗎?陳丹青:較之知識分子,民間更會應變,民間的行動力驚人,這是胡蘭成說的,「行動力」這句話很好。你看改革開放稍微鬆動一點,什麼都起來了。

    關於傳統——本來應該慢慢轉化、消亡

    城市畫報:你這些年彷彿有意地,更多提到中國的人和事。一個說法,你可能更多拿中國的人和事來闡述?陳丹青:我不會統計我怎樣言說。雖然我西學不行,但對西方的瞭解還是多於對中國瞭解。我只是在意談中國的事情不要老是西方怎樣怎樣。這樣說不好。我動用種種西方經驗,是為了幫助我理解中國。

    西方看事物的方法好,比如很少價值判斷,求實精神,嚴格性,這點我們遠不如西方。要說穿透力、直覺、綜合,中學很好。落實到中文,我也會試著用中文表達西方的學問,西學被好的中文過一道,才更準確,更出意思。我沒有中學底子,只是中文不很壞。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