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複製者3人行——藝術展就是個「耍」的事

 這是一個黑白空間,人們穿梭在佈滿木刻痕跡的牆壁之間,好奇牽動步子,似乎在嘗試弄明白這門古老的傳統手工和牆上那些凌厲幽默圖案之間的默契。轉身,一方黑洞,一個經絡交錯的電子人體漂浮在盡頭的螢幕宇宙裡,滑鼠滑過其身體,點點穴位帶出一條條社會新聞標題……展廳深處,剛剛才看見的木刻作品化身成生鮮有趣的日用品:燈、環保袋、魚缸、U盤、T恤等等。下至2樓,獨立音樂人朱芳瓊和五條人,正在冬不拉的清彈下哼唱……

    經過6個月的籌備,「複製者——劉慶元+亞狀態」(以下簡稱「複製者」展覽)在廣州扉藝廊開展。「複製者」不是需要費口舌解釋的抽像概念,其實這3個字是對展覽準備行動的提煉總結,也是對構成此次展覽的3方角色的共同定位:木刻家劉慶元把自己的作品複製到紙張上並貼上牆壁,北京亞狀態工作室把劉慶元的作品複製進計算機數據庫、進行像素重組並製作網路互動項目,扉藝廊把劉慶元的作品通過機器複製成生活用品並在屬下概念店「扉賣品」銷售。以手工複製+網路複製+生產複製為起點,「複製者」可以拋出不少問題:關於大眾複製和傳播、關於藝術家和大眾藝術平台的關係、關於訊息時代的碎品化生存、關於記錄與媒介、角度與觀念、時間與異質……但這些渾身瀰漫著學究氣、乾巴巴的字眼並不能令「複製者」滿意,「我們期待這是一個流動的、開放的展覽;一個必須被受眾的互動所改變和完整的展覽;甚至它根本就不會單純只是一個展覽,而可能就是一個PARTY、一個遊戲。在這裡,人人都是複製者,人人都是生活藝術家。」

    「做展覽,嚴肅是本分,有趣才是指引」,劉慶元眨著眼睛說。一個特立獨行的藝術家+一個「自甘邊緣」的網路工作室+一間不按理出牌的畫廊,主角們在各自圈子裡按自己的節奏走著「異類」路線。對於這個消解了策展人概念的展覽、一個老朋友們一起玩出來的遊戲、一次過程感強烈的多方複製行動,「複製者」現場只是個節點,時間鏈條上更細密的畫面同樣有趣。以下,是對這個展覽如何「耍」出來的一些記錄。

  獨立木刻人

    劉慶元在木工車間,或站或坐,戴著口罩、掄起臂袖,動用木刻刀、電鋸、電鑽、電刨、鐵銼、斧頭、鋼刀,一幅粗線條的版畫在劇烈震顫和木屑飛濺中現身,畫面中是兩個狂奔中的人,他們扭頭回望,眼神驚恐,右邊的河水水流被粗粗地扭曲出緊張感,這是劉慶元創作於2002年的《追》,收入《現實一種》系列。1999年,劉慶元的第一個個人木刻展放在了廣州有名的文學書店博爾赫斯,後來書店老闆陳侗評價他:「刻木刻對於劉慶元來說不再是一件神聖的事情。刻木刻是說話,是走路,是一種和自己生活密切相關的平常舉動。」10年來,他刻了喝水、起床、打哈欠、做愛、聊天、逛街、聚會,刻了街道上的人、楊勇鏡頭下的髮廊妹、大頭胖子、土地爺、崔健、愛人等等。木刻成了他的呼吸。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