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畫報 發行日期:2009/02/19 刊號:2252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慢點兒,當你在乞力馬扎羅

  如果你去乞力馬扎羅,一定會學會Pole Pole這個詞,每一個路上相遇的人都對你說這個詞,你也可以同樣的話回敬給他們。這個詞甚至被印在帽子、T-shirt上,它是斯瓦西裡語,意思是說,「慢點兒」,我認為那是乞力馬扎羅的哲學:只要平心靜氣慢慢走,你就會到達目標。

    這個拗口的名字,是如此廣為傳誦,幾乎可以相信,乞力馬扎羅是高山中僅次於珠穆朗瑪峰的名流。雖然它是「非洲第一高峰」,「全球最高的獨立山峰」,可畢竟海拔不到6000米,是《乞力馬扎羅的雪》的小說與電影,才讓它比任何山峰都顯得意味深長,而高度,完全不是它的榮耀。

    也是這個原因,當好友電話要我在一分鐘內決定是和否的時候,乞力馬扎羅的名字一蹦出來,本來早做好的國慶騎行青海湖計劃,就好像立刻被扔進了碎紙機,腦海中蕩漾了2 個月的青海湖水,全換成了乞力馬扎羅的冰川。

    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登山隊到達肯尼亞的首都內羅畢,再換上前往坦桑尼亞莫西鎮的小飛機。大家都知道,這一段航程中,會遠遠看到乞力馬扎羅的山頂,就不斷地向外看。果然,飛機快要降落前半小時,左舷窗裡,忽然就出現了圖片上看過幾遍的乞力馬扎羅方形的山頂。

    雲層之上,它安安靜靜的,如戴了一面白頭巾的修行者,就在遠處等候,忽然之間,本來隨遇而安之心就變得有了固執之意:一定要在幾天後,在那頂上望自己現在身處的這片雲海。

    放下登山包,洗漱一番,在餐桌前安坐下來,才意識到我們已經在另外一塊陌生的陸地之上。之前,除了貧窮落後的粗淺印象,我們對這裡瞭解得實在太少,就像他們分不清中國人和日本人,我們更分不清非洲那麼多國家的英語口音有什麼不同。我們匆忙而來,只為乞力馬扎羅,只關心未來幾天山上的天氣,路上是否可以洗澡,會不會遇見豹子,有沒有可能登頂。

    在一水兒的速干衣和登山靴的裝束裡,你很難分出誰是正在改變生活態度的投資家,誰是家庭事業完滿後尋找新情趣的企業主,誰是在為自我尋找獨立空間的年輕媽媽,誰是內心焦慮卻不願外露的白骨精(白領骨幹精英),誰是走遍天下看盡繁華的老浪子,誰是寄情山野不愛都市的閒雲野鶴,誰是暫時忘卻財務報表的決策者,誰是只求一陣棲息的Top Sales……除非他們開始講起自己的故事。這隊人馬實在有趣,每天晚上一空下來,細心又多情的領隊就試圖把大家引導向感情問題,我們認為,那是他自己有太多疑惑需要解答。

    莫西鎮是所有攀登乞力馬扎羅的人整裝待發的地方,酒店在小鎮外面,有個奇怪的名字,叫Keys Hotel,酒店的鑰匙卻並不怎麼特別,就是開那種古老的鎖孔的鑰匙而已。到達那天天氣很好,走出酒店,就可以遠望乞力馬扎羅,酒店服務員告誡我們,下午5點後不要試圖出去走,會有被搶劫的危險。5點多了,劫匪沒有看到,卻看到馬路對面一塊小空地上塵土飛揚,一幫小孩在輪波踢球,被進一個球就要整隊出局,場面很是激烈。大的有十幾歲,最小的我懷疑連5歲都不到。他們中大部分光腳上陣,應該是怕弄破鞋子,過人、傳切、射門,比中國國家隊好看多了,小小的守門員撲出一球後觸電一般在原地顫抖,原來是跳舞慶祝。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