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4.23 刊號:380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在陰影中,照出光芒─從電影《流離者之歌》談受創靈魂的渴求

徐硯美

圖片提供/聯影

榮獲坎城影展金棕櫚獎的《流離者之歌》,是部以異鄉人的視角,省思歐洲難民困境的電影。在我看完這部電影的當天,「又」有一艘由利比亞前往義大利的難民船在地中海翻覆,來自衣索比亞、索馬利亞、蘇丹和埃及的近四百名難民,恐怕葬生海底。

當我看到電影中的主角迪潘在異鄉的地下室裡,獨自唱著斯里蘭卡「泰米爾之虎」的軍歌時,我看到他的「壯」與「悲」。戰火,在他心裡烙下的是「永遠」,而和平在他的眼前,只是「掠影」。我們從電影到現實,可以思及只要一個國家有戰爭,因戰爭而流離的每一個人身上,都是帶著戰爭的。戰火在他們的「夢」裡留下尖叫與哀求,在他們的「愛」裡有訣別與遺恨,在他們的卑微裡,有著見過生死的驕傲,在他們的脆弱裡,有著經歷離散的堅忍。

然而,不禁要問的是,世界是如何面對他們?我們,是如何面對他們?誰來收容他們被殘酷馴養的殘酷?誰來接納他們被恐懼充塞的恐懼?

25年內戰  無數流離者
《流離者之歌》敘述一名斯里蘭卡的泰米爾族男子迪潘,曾是泰米爾武裝團體「泰米爾之虎」的士兵,但因受不了長年與政府軍的鬥爭,因此與一名同族女子雅麗妮和另一名九歲的女孩伊莉雅偽裝成一個家庭,使用假護照偷渡至法國。剛到法國的迪潘僅能靠著在街邊兜售玩具謀生,不時還會被警察驅趕,原本兇猛冷酷的軍人形象蕩然無存。但是,為了生活仍舊咬牙苦撐,最終,他在郊外的一個社區謀得了一份管理員的職位,便帶著雅麗妮與伊莉雅前往。

只會簡單法語的迪潘努力的在社區工作,期盼能夠開始一個嶄新的人生,也將素昧平生的兩名女子認真當作自己的家人,一面教導雅麗妮如何融入當地生活,一面供給伊莉雅就學。然而,這與雅麗妮原訂的計劃不同,她本來是期盼前往英國投靠表親,而偽裝的家庭是為了取得護照,之後便只想隻身前往,不顧伊莉雅與迪潘,所以,雖被迪潘說服前往法國,二人卻在生活上多有爭執。

三人不僅要面對生活上的齟齬爭吵,更要面對該社區是一個治安極差、幫派鬥爭、火拼屢見不鮮的地方。最後,雅麗妮因前往一位幫派大老的家中擔任幫傭,無意間捲入一場仇殺,千鈞一髮之際,她向迪潘求救,而與雅麗妮朝夕相處日久生情的迪潘,眼睜睜看著理應和平的社區,竟變成了槍林彈雨,軍人的本能被喚起,戰火,在遠離家鄉千百公里的法國,也在他的心中再次點燃……

該片由法國名導賈克歐狄亞執導,榮獲坎城影展最佳影片,且在知名電影評論網爛番茄(Rotten Tomatoes)獲得100% 滿分的評價。其背景採自1983年至2009年,長達25年以上的斯里蘭卡內戰,電影中充滿著戰爭在人心中所劃下永不抹滅的傷痕,而劇中飾演男主角迪潘的演員東尼泰森,幾乎就與飾演的角色有著一模一樣傳奇的身世,不僅真的曾經加入「泰米爾之虎」,更為躲避戰亂逃至香港,在治安惡名昭彰的「重慶大廈」窩居了半年之久,在語言不同的情況下,只能洗碗、做黑手、當工人換取微薄的薪水度日。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