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4.2 刊號:379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所有的美善與邪惡 一個救贖主題式閱讀

獨舒人

Gassed, 1918, by John Singer Sargent.

極端氣候造成旱澇肆虐全球,族群戰亂使各處難民流離失所,地球村經濟產生貧富差距加大,物質慾望激化各處的犯罪成長。這些,是我們居住地球的現狀,沒有一個桃花源可逃避這些困境。探討這些現象,幾乎可歸納於一個因素,就是人的罪。所謂天災人禍,到最後只能說都是人禍,因為站在基督信仰的立場,這些是墮落後的結果,也是罪所結的果實。

看到人的罪性與其幽暗
對於罪的過程與描述,是許多作者寫作的議題。近來筆者看了幾本可將「罪」的主題串在一起的書,從而看到人的罪性和其幽暗。

章詒和,中國大陸知名作家,以她十年牢獄的親身經歷,寫下「女囚系列」。在《劉氏女》(2015,時報,台北)一書,女囚劉月影,在獄中離群孤僻。化名張雨荷的作者,有機會為劉女寫「犯人年終總結」,以取得出獄機會。藉著代寫過程,張雨荷聽到劉女駭人的罪行。

劉女是媒妁婚姻,婚後有了孩子,卻極端不滿體弱的丈夫,及自我所受的限制。她尋求法庭解決離婚卻不得,就計畫好了殺夫。劉女當時的心理,書中寫道:「劉月影已經在無障礙地、無懊悔地、喪盡一切道德情感地進行一場最鎮靜的謀殺。不管法律有多少條,一個人如果沒有了內在標準的約束,會墮落到什麼地步啊?」作者如是說「一個人犯罪,法律能懲罰他,卻不能拯救他。」

自力救濟卻造成罪的循環
人的罪惡,若無「他者」,是沒有拯救的。《劉氏女》中寫著:「人的經歷,無論善惡,都不簡單。活著,不能一順百順,死了,不能一了百了。」這是對人的死生善惡無解的嘆息。在世上的法庭上,人們爭取自己的無罪作為拯救,但許多時候,連法律都無法實踐公義,變成人要自力救濟,卻造成罪的循環。

德國新秀律師作家費迪南.馮.席拉赫寫過一系列法庭小說,在《誰無罪》(2013,先覺,台北)一書中,述說二戰時在義大利,十歲的柯里尼,目睹家庭被德軍燒殺淫虐,無辜的父親和其他同樣情境的百姓,不論大小兩百多人,由德軍指揮官下令集體處決。過了三十年,柯里尼到德國找那位戰後享盡榮華富貴的指揮官——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讓他跪在地上,從腦後射擊,然後自首受審。

冤冤相報,原不足取;但法律的不公義,只會增加仇恨。這位德國指揮官本該受到戰後戰犯審判,但德國一位戰時的嚴酷檢察官,在戰後推動一項法案,除了希特勒、希姆萊這些國家領導級的人物,其他下令屠殺的軍官或政府官員,只是從犯而不需負謀殺主責任(這法案是史實)。

柯里尼本欲透過法律提出謀殺告訴,因著這項法律,德國軍官過了追訴期免受審判。對柯里尼而言,正義不能透過公訴,只得私了。「死者不會想復仇,只有生者才會。」作者寫著,司法審判,也是復仇的一部分,是對罪行的懲罰,但在這裡看到法律本身也帶有不公義。如同聖經所說:「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法律尚且不能解決罪行,更何況罪性引出的邪惡。柯里尼尚未接受判決,就自殺於獄中,向司法抗議。

1 2
書 名:
《耶穌如何改變世界》(Who is this man?)
作 者:奧伯格
(John Ortberg)
譯 者:屈貝琴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書 名: 《耶穌如何改變世界》(Who is this man?) 作 者:奧伯格 (John Ortberg) 譯 者:屈貝琴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書 名:
《耶穌如何改變世界》(Who is this man?)
作 者:奧伯格
(John Ortberg)
譯 者:屈貝琴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

書 名: 《耶穌如何改變世界》(Who is this man?) 作 者:奧伯格 (John Ortberg) 譯 者:屈貝琴 出版社:校園書房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