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01 刊號:2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印度外交能走多遠

李因才

 2009年1月下旬以來,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阿根廷總統克裡斯蒂娜等區外國家領導人相繼訪問印度,令深處南亞腹地的新德里感受到自身的大國地位開始得到全球認可。事實上,自2005年7月印美宣佈建立全球夥伴關係以來,印度就開始被西方大國接納和抬舉,不但本國先後接待了美、日、德、法、英等國最高領導人,印度總理辛格也頻頻成為G8會外會、亞歐峰會、20國集團峰會等場合的座上賓。

    外交在印度現政府決策中的重要性,從辛格總理1月24日接受心臟搭橋手術期間,其職務由外長普拉納布·慕克吉暫代可見一斑。而自從1947年印度獨立以來,從尼赫魯的「印度中心」構想到拉·甘地「立足南亞,面向印度洋,面向未來,爭取在21世紀成為世界性軍事強國」的規劃,再到如今崛起為世界第六強(僅次於美、歐、俄、日、中)的戰略目標,新德里從不甘於作為國際舞台上的邊緣角色。假如說冷戰期間非此即彼的有限選擇讓印度從第三世界的領袖滑落到蘇聯的小夥伴,大國之路越走越窄的話,那麼自上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的經濟快速成長,則讓生活在這裡的11億人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真實和興奮。

    現實主義政治的信奉者

    考察近些年新德里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變化,印美之間從冷對到擁抱也許是最好的詮釋。在獨立後的早期階段,新德里大肆批判「美帝」,及至華盛頓愈來愈傾向於伊斯蘭堡後,印度也最終選擇了與蘇聯結盟,並在1976年的憲法中寫入了 「社會主義」的字眼。冷戰的結束讓印美關係有了新的調整空間,但好景不長,隨著核爆炸蘑菇雲在南亞上空的騰起,華盛頓再次將新德里納入被孤立對象的名單。2000年3月,柯林頓總統打破僵局,帶著大批訂單造訪印度,時任總理的瓦傑帕伊欣喜若狂,獻媚似地稱印美本屬「天然盟友」。

    不過,兩者關係的真正突破是在布希時期。辛格總理說布希是有史以來對印度「最為友好的總統」毫不為過。就像忽然發現了新大陸,布希政府開始大加讚賞與新德里的全球夥伴關係。尤其在其第二任內,隨著阿富汗局勢的惡化,伊斯蘭堡顯得越來越不可靠,這樣發展與新德里的關係成了華盛頓的新選擇。布希政府不僅與印度開展常規領域合作,更向這位新寵妃大獻殷情。在2005年的政策文件中,白宮稱將協助印度成為21世紀的主要強國。而2008年美國通過印美民用核能協定將印度引入核大國俱樂部,更是極大滿足了新德里的大國虛榮心。為達成此項協定,3年多來,布希政府衝破重重阻力,大肆修改國內法律,更不惜血本要求「核供應國集團」這個30多年前為應對印度首次核爆而成立的組織違背原則對印度「網開一面」。這種特殊關照,作為華盛頓的老牌盟友,伊斯蘭堡卻享受不到。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