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01 刊號:2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印度外交能走多遠

李因才

東向突破,還是困守南亞?

    南亞地區是印度的權力基座,新德里力圖在此維持絕對影響力。防止外來勢力如中國、美國進入這一地區是新德里長久以來尋求的一項目標。為此,新德里積極參與周邊國家的和平進程和經濟建設;與此同時,改變以前的威嚇策略,更加強調 「懷柔」。從2002年開始,瓦傑帕伊領導的人民黨政府就開始逐漸回歸「多予少取」、睦鄰友好的「古傑拉爾主義」路線。2004年國大黨上台後,辛格政府又在緩和與巴基斯坦的關係上花了不少心思。

    在南亞確立霸權的同時,新德里將目光投向更為廣闊的東亞地區,重點在東南亞。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拉奧政府就提出「東向」戰略,不過那時主要謀求突破後冷戰時代的孤立局面。隨著中、日等國向東南亞擴展勢力,新德里逐漸改變消極姿態,加快融入這一地區。2002年雙方建立了領導人峰會機制,次年10月,瓦傑帕伊政府決定加入《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並與東協簽署《全面經濟合作框架協定》。此後,經過艱苦談判,雙方於去年8月最終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成為繼中、日、韓之後第四個與東協建立這一機制的國家。

    「東向」戰略的目的之一是通過參與這一地區的經濟一體化進程從而帶動自身經濟發展,另一方面,新德里又試圖通過亞太這一跳板邁向全球性大國。一位印度學者指出,「東向」戰略使「印度得以擺脫次大陸和東南亞之間人為設置的政治壁壘,為印度自獨立以來的外交戰略開啟了一扇大門,即跳出嚴重限制印度戰略選擇的次大陸政治局限」。而印度外長慕克吉也曾表示,印度將超越作為南亞一地區性大國的傳統定位,轉而面向東方。

    不過,新德里要成為此一地區活躍的大國角色,還有不少路要走。目前,儘管東協及日本歡迎印度參與本地區政治經濟議程,但對於東亞蓬勃興起的諸多體制和框架,新德里仍維持「局外人」身份或僅僅只是一個「旁聽生」。APEC不論,亞歐峰會也直至2006年才將其吸收進去。與此同時,無論從其加入東協條約的方式還是與東協國家合作的模式看,新德里都顯露出不少制衡中國的意味。如何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也是其今後的重大挑戰。

    不僅如此,尼泊爾、斯里蘭卡、緬甸、孟加拉等鄰國的國內問題擴散,也給新德里帶來諸多「非傳統安全威脅」,導致辛格政府不得不著重發展防務。更要命的是,印度社會內部表面的繁榮背後,孕育著難以平復的宗教、種族、民族、文化、社會矛盾。這些矛盾經常脫離體制,訴以暴力的疏解方式,一步一步撕裂著印度這個龐大鬆散的社會共同體。而印度強大的、試圖容納所有不同身份、團體參與政治進程的民主體制,又在無形中造成了另一個負面效應:政治耗損在不停歇的爭吵之中,外交政策幾乎在所有問題領域陷入分裂。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