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3/01 刊號:29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印度外交能走多遠

李因才

    對於布希政府的投懷送抱,辛格政府一方面極力逢迎,將之視為印度走出南亞、擴展全球影響力的重要途徑;另一方面,新德里又反應謹慎,唯恐落入對方所布設的「溫柔陷阱」,成為其全球戰略棋盤上的一枚棋子。在當下全球戰略格局盤整期,新德里越來越傾向於相信,自己是構建未來國際新秩序的一支重要力量,華盛頓面臨的前景將越來越黯淡,而新德里卻剛好相反,因此「印度必須像獅子那樣,朝向所有的方向」(印度前外長辛哈語)。

    拋開民間強烈的反美情緒不論,實際上,辛格政府在很多問題上都有自己的盤算。比如,新德里一邊發展與美國的經貿往來,一邊又在多哈回合談判中充當第三世界的領頭人,公開向華盛頓叫板。當美印關係發展較快時,辛格政府還不失時機地向莫斯科暗送秋波,並通過中俄印外長會議協調三方對美立場。此外,在伊朗、反恐、巴基斯坦、溫室氣體排放、能源、糧食安全乃至中國問題上,新德里都竭力堅持自己的主張,與華盛頓拉開了距離。

    這種對獨立自主外交地位的珍視固然源自尼赫魯時期的不結盟運動,但和那時相比,新德里的哲學已經完全變調。6 0多年前,印度作為新獨立的第三世界國家,對大國間的權力政治充滿厭惡感,將之視為19世紀舊歐洲的政治遺產。為了和它保持距離,有著強烈革命傾向的新德里領導人和其他幾位領袖共同創立了不結盟運動,以圖構建一個和平共處、多邊主義的國際新秩序。而現在,取代以前革命理想的,是源自現實主義的政治考量。

    在很多場合,印度人只是將本國視為一個潛在的大國,一個力量僅僅局限於南亞的發展中國家,但私下裡,新德里卻越來越熱衷於大國現實主義的權力平衡術。在美俄之間是這樣,在中美之間是這樣,在中日之間亦是如此。近年來,一方面印日之間的經濟、安全合作快速升溫,另一方面,辛格政府又力圖維持與中國之間的關係緩和,以此換取更為寬鬆的國際環境。這當中,印度拒絕參加安倍提出的旨在排斥中國的所謂大亞洲計劃即是一例。

    總體看來,新德里的大國平衡術稍顯稚嫩,這裡既有實力不濟的原因,也有外交不夠純熟主動的因素。不過,考慮到印度的發展前景,各大國並不願輕易疏離這個潛在的夥伴。翻開新德里的權力資源單,有幾個重要項目不得不提。一個是最近 5年平均8.8%的經濟增長率,一個是裝備精良、迅速現代化的軍事力量,其陸海空軍分別居世界第三、第四和第七位,一個是保持了60多年穩定運行、全球最大的民主體系,一個是長期領導第三世界的發展中國家身份。前兩項是顯性資源,無疑是新德里邁向大國目標的重要保證,但後兩項亦不可忽視,屬可擴展的隱性資源。正是民主國家和傳統第三世界領袖這雙重身份,使得新德里既受發達大國青睞,又有「四國集團」(日、德、印、巴西)、77國集團等在背後支撐。這樣一種「橋樑」 角色,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其實力缺陷,使其成為一個勉強合格的棋手。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