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208 刊號:2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大中東地區對西方的挑戰:「蟑螂」們的民主

于時語

  以色列以哈馬斯組織向以方境內發射殺傷力極為有限的土火箭為理由,對加沙地區發起大規模軍事進攻,巴勒斯坦方面從「武裝分子」到無辜平民婦孺死傷枕藉。正如大部分國際輿論認為,這完全是不成比例的暴力報復。

  正如2006年夏季的黎巴嫩戰爭一樣,西方政府對極少數以色列人員傷亡的敏感,與對成百上千阿拉伯民眾傷亡的淡漠,形成非常鮮明的對比。這樣的態度,表明以色列右翼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比作「蟑螂」的長期妖魔化宣傳,已經「初見成效」。

  形容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是「蟑螂」,上至已故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RaphaelEitan,下至普通民眾,在以色列相當常見。這一比喻除了種族蔑視,也反映了許多人對阿拉伯人口繁衍速度高過猶太人口的無奈和恐懼。

  有跡象表明,將阿拉伯人比喻為迅速繁殖的蟑螂,已經從以色列向某些西方人士蔓延。《華爾街日報》新近刊登一位德國社會學家的評論,認為加沙暴力的根源,是阿拉伯人的高生育率造成的青壯人口過剩。他認為黎巴嫩15年內戰和阿爾及利亞伊斯蘭激進組織的動亂,都可以歸咎到同一高生育率因素。儘管他沒有運用「蟑螂」的比喻,只要熟悉以色列對阿拉伯人的偏見,不停繁殖的「蟑螂」形象已經躍然紙上。

  不過黎巴嫩的動盪,很大程度上確是因為穆斯林尤其什葉派人口的大量增殖,成為最大族群,其政治訴求動搖了當年法國殖民勢力制定的偏袒基督徒的「民主」體制。

  順便不妨提到,歐洲大陸上近年來「恐回症」不斷上升,一個重要原因便是歐洲各國阿拉伯和穆斯林移民的高生育率,以至英裔大牌學者BernardLewis預言歐洲不出一個世紀就會被伊斯蘭化。

  對西方世界來說,Lewis的預言畢竟是遠景,近在眼前的頭痛問題,是阿拉伯世界「蟑螂」們的民主訴求。更確切地說,是至少在近期內,這一民主化與西方的利益背道而馳。

  西方欲教訓「蟑螂」投票

  目前,儘管歐洲民間日益反對以色列軍方對加沙地區的血腥「懲罰」,西方各國政府,尤其是華盛頓,遲遲不肯對以色列施加真正的外交壓力,以早日實現停火。

  除了唯一有訪問巴勒斯坦難民營經歷的美國前總統卡特指出:率先打破雙方停火協定的,其實是以色列在美國大選日 (11月4日)對加沙境內的軍事襲擊,所有西方領袖都將挑起戰爭的責任怪到哈馬斯頭上。在歷史上犯下對猶太人種族大屠殺罪行的德國,默克爾總理就說哈馬斯要對這場不成比例的血腥戰火「負全部責任」(儘管民調表明多數德國民眾不同意她的看法)。

  這樣的指責,無視開戰之前處在以色列窒息性經濟封鎖下的加沙地區,實在已經無異於人間地獄;或者按照梵蒂岡R enatoMartino樞機主教(也即「紅衣主教」)近日的恰當形容,是一座關押150萬阿拉伯人口的集中營。卡特前總統便披露:在經濟封鎖的高峰時期,一半以上的加沙居民每天只能吃上一頓飯。而大多數加沙人口,是以色列立國時便被驅趕出境的阿拉伯難民及其後代。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