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90208 刊號:2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河南農村進入超高老齡化:青年外出務工不願歸鄉

本刊記者 石 破 發自河南

  冬日的上午,行進在河南省陝縣“村村通”的公路上,路面坑窪,汽車顛簸。但見路邊的村莊空巷荒涼,人煙蕭瑟,令人咂摸出杜甫詩篇中鄉村凋敝的況味。

  30年來的中國市場經濟大潮衝刷到農村的每一個角落,淘空了這里的人氣。傳統農民對土地眷戀的目光,被城市五光十色的賺錢機會吸引而去。往昔的“田園牧歌”變成了“田園沒歌”,“戴月荷鋤歸”變成了“戴月盼兒歸”。

  河南靈寶市大王鎮的重王村,經濟實力在本鎮屬中游。全村1.96萬人,外出打工者占1/3。男的大多去北京、深圳、上海等地搞建築,20歲左右的女孩子去沿海地區工廠打工,中年婦女去新疆摘棉花。今年春節前,受金融危機影響,外出打工者回來了100多人,大多是工廠停工,或廠里提前放年假。他們春節後就又都出去了,沒有一個人打算留在家鄉創業。重王村的支書張玉華說:“以後土地可以流轉了,農田耕作都是集約化、機械化,在家種地的人就更少了。”

  “四鄰何所有?一二老寡妻”,作為中國的人口第一大省,河南早在1998年就進入了老齡化社會,而農村地區由于青壯年人口大量流入城市,早已提前進入了“超高老齡化”社會,而且農村社會養老保障制度更差。越窮的地方,外出打工的人越多,留守在家的老人景況越淒涼。

  有鄉不願回

  陝縣張茅鄉清泉溝村的村支書張永強,在附近山上石料場兼職打工。他說,村黨支部、村委會班子5個人,有3個人在外兼職打工,分別是支書、村長和村會計。

  主要村幹部都外出打工了,會不會影響村里工作?張支書理直氣壯地說:“不去打工,我當支書一個月工資只有80元,吸煙錢都不夠!反正都有手機,鄉里有事一通知,我們就回來了。”

  張茅鄉政府辦公室潘主任說,現在村支書與村長的工資已漲到每月150元,村里還補助他們30~50元的“開會錢”,但這些錢跟打工所得比起來,仍然不值一提。據潘主任及張永強說,此地村幹部在外兼職打工,已是普遍現象。這里土地貧瘠,十年九旱,交通不便,“不打工生活不下來”。鄉里也不幹涉村幹部們在外兼職,只要“該幹工作時幹工作”就行。

  陝縣是個貧困縣,2008年農民全年人均純收入2600元。過去村子里的能人,是會種地的“莊稼把式”,現在一切都變了。農民們從秋天種下麥子、摘了蘋果,一直到春節過後都無事可做,如果他們呆在家里,亦無副業及手工業可搞,只能閒著。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