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503 刊號:15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黑水溝裡的至寶

寬闊的穿堂裡,聳立著一頭巨象骨骸,這是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解世紀之謎的首部曲。
話說30多年前,台灣的底拖漁業盛行,橫掃海峽底層的魚、蝦、螃蟹,連水深急流的澎湖水道也沒放過,意外的是撈起了大量的死骨頭。漁民視之為不祥物,棄置於澎湖的廟宇旁,倒是引來了日本古生物學者及化石玩家的興趣,也在台灣民間掀起蒐藏熱。有次經過清華大學會計室,見公文櫃裡也擺了10來件黑水溝的化石,藏家楊先生慨然贈送牛角及象齒,我視之如寶。接著我到科博館任職,赫見地質蒐藏庫裡也有數百件從黑水溝裡撈出的化石,可惜當時學界及民間對它們認識有限,說不了多少故事。
1990年代初,兩岸關係稍緩解,科博館邀來中國科學院古脊椎與古人類研究所的祁國琴等專家,來台合作研究黑水溝的化石。我們的學習成份居多,比對修補、翻模複製和組裝上架等都是新鮮事,年輕工作者如張鈞翔等勤奮參與,很快就學會了全套經典絕活。拼湊了眾多哺乳動物化石殘骨後,鑑別出10來種已滅絕的物種,其中最彰顯的就是德氏水牛和淮河古菱齒象了,牠們都是典型的華北動物,竟跨過冰河期陸橋來到台灣繁衍。科博館為這驚奇發現辦過特展,也在穿堂立起古菱齒象,成了顯著地標。
新秀張鈞翔燃著熱火到英國倫敦大學深造古生物學,學成後,對曾在台灣現蹤的野馬、鬣狗及金絲猴有了進一步的研究。今年開春,張鈞翔夥同日本及澳洲學者推出了澎湖水道動物群的第二部曲:澎湖原人正式登場了!他們用半個下頷骨重建了已知最早「台灣人」的形貌,也把台灣居民歷史往前推了10倍以上。論文發表於今年1月的《自然.通訊》期刊,科博館也立即在古菱齒象旁推出新特展「澎湖原人大發現」,兩相輝映,這是20年科研的接續得意成就。
在現代智人尚未誕生之前,與澎湖原人共享地球的還有尼安德塔人、丹尼索瓦人、北京原人及弗洛瑞斯人等,他們彼此之間的異同以及與現代智人之互動,是人類學的時尚話題。這期《科學人》一併呈上五篇精采報導,請大家享讀。

 


影像來源:李家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