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發行日期:2016.07.30 刊號:382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電影《我想念我自己》談面對失去的功課

胡慧馨

當女主角因病完全失去生活、自主的能力時,陪伴她的還有對她不離不棄的家人。(圖片提供/CatchPlay)

 阿茲海默症會偷走記憶與回憶,也會偷走自尊,但流失的記憶不代表失去生命中的一切,這時親人的愛與關切勝過任何藥物。

「記憶」是定義個人存在與賦予生存價值的關鍵。靠著記憶,人才能累積知識、經驗、學習,展現統合的能力。但是,如果當生命的一切經歷都被抹去時,人應該如何衡量活著的價值與意義呢?

  失智導演  切身經歷拍攝

今年在金球獎大放異彩,獲得最佳女主角獎的《我想念我自己》,描述的正是本片導演理查葛拉薩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切身經驗。拍攝時,儘管他已經開始失去了開車、行走與打字的能力,卻未因病症拖延拍攝的速度,反而在片場不斷以積極、正面的態度鼓舞工作同仁,最後還堅持透過另一半的協助完成本片。對於參與製作的所有人而言,此片蘊含的意義遠遠勝於世界上任何獎項。  

片中的主角愛麗絲霍倫(茱莉安摩爾飾)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語言學教授。當她四處發表人類語言能力的基礎在於記憶和認知的演說時,卻發現自己辭彙、語言的表達逐漸退化,專業、生活的記憶漸漸流失。   與所有的現代女性一樣,愛麗絲霍倫縱使專業上出類拔萃,工作之餘,同樣要關切兒子湯姆在醫院的實習狀況;預備生產的女兒安娜的心情轉折;遠離家鄉從事演藝工作的小女兒莉蒂亞的生活近況,及陪伴、關照從事研究工作的丈夫。生活上,她也有親子關係的難題,只不過在健康的狀態下,溝通上的矛盾僅是人際互動的插曲,靠著耐心與循循善誘,讓一切回歸常軌,終究是遲早的事。  

但是當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失智症)逐步剝奪她辨識道路、使用辭彙、預備教材、講述課程、運算邏輯、日常記憶,與辨識親人朋友的能力時,她領悟到在病情惡化的過程中,只能活在每段比未來更好的「當下」,透過不斷的反覆練習,盡力延緩病症對生活、家庭的衝擊。在認清這種藥石罔效,只會每況愈下的殘酷時,她也只能坦然接受。劇情流暢平易、隨著時間軸一氣呵成的內容,沒有強烈的戲劇張力,也沒有高潮迭起,但透過演員精采的詮釋,收放自如的演技,堪稱是一部反應真實,故事正向的寫實電影。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