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企業家 發行日期:2009/02/04 刊號:2009020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楊福:海外併購之憂

 壞消息看起來不能再多了。

  自2005年中海油優尼科收購案流產以來,中國企業的國際化之旅─尤其在跨境整合並購案中─頗多挫折。而一度披荊斬棘讓人看到曙光的兩家標桿企業─上汽和聯想─在最近同時陷入困境,更是讓保守主義者找到了切實的靶心:前者控股的雙龍汽車如今正處于破產邊緣;而後者在經歷了北京奧運營銷的短暫蜜月後,預告2008年10-12月的財政季度將發生重大虧損。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隨著經濟危機的加深,人們似乎有充足的理由來重新審視這些誕生在流動性過剩年代的大交易。不過,這種事後智慧本身並不可取。盡管中國學界一直熱衷于爭做最先預見危機到來的“末日先生”,但即便到了雷曼崩潰整個世界為之改變的2008年9月,也沒有誰能清楚地預見到今日痛苦的深重。

  如果把聯想宣布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的2004年定義為中國企業的國際化元年,到如今也不足5年。在如此短的維度來定義成敗,也未免為時過早。

  很多西方觀察人士都傾向于把今日中國公司的海外投資雄心,與1980年代在美國大肆收購紐約洛克菲勒中心和加利福尼亞卵石灘高爾夫球場等標志性資產的日本公司相比較:中國和當年的日本都是一個經濟不斷增長、出口推動型的亞洲大國,都積累了對美的大量貿易順差,且把美元儲備大量用來購買美國的國債、資產和企業。而這種比較得出的結論也非常一致:財大氣粗卻不諳跨文化整合藝術的魯莽交易注定失敗。

  但這只是故事的前半段。事實上,如果放在一個更長的時間維度來仔細比較,對中國公司的國際化後來者傳遞更多的將是積極的信號。一個明顯的例子是索尼在1989年對美國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收購。長期以來,觀察人士都把這場創造了當年日本公司在美並購金額紀錄的交易視為跨境整合的典型失敗案例:收購後第5年,索尼蒙受了高達27億美元的虧損─這的確是一個不幸的開局。但輿論常忽略的是,索尼並未因此動搖創始人盛田昭夫擬定的戰略:將娛樂內容與索尼的電子產品硬件業務有機地結合到一起。20年後,憑大熱門電影《蜘蛛俠》系列,索尼終嘗回報。而正是在影視娛樂內容方面的豐富資源,成為其力推的藍光標准在去年的高清DVD格式大戰中勝出的一個關鍵籌碼。

  同樣可資對比的是中日兩國企業面對此輪危機中的投資機會的態度。以中投公司董事長樓繼偉前段時間“不敢投發達國家金融機構”的表態為標志,危機爆發前一度大肆狩獵海外資產的中國公司如今已是噤若寒蟬。而剛剛過去的2008年則成了日本公司的瘋狂購物之年。根據Dealogic的統計,日本2008年海外並購總額高達778億美元,是2007年的3倍,位居亞洲國家之首。除了對雷曼和摩根士丹利等高曝光率也高風險的投資機會果斷出手,日本企業也在能源、大宗商品、食品和機械設備等領域擲以重金。與過去追逐標志性資產的高風險做法相比(一旦國內資金不足,這些資產就必須被盡快脫手),他們如今更偏愛中小規模的交易,而且收購的目的是獲得專業技術以及達到在本土無法企及的目標。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