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4/2 刊號:1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墨西哥技轉之路荊棘遍佈

撰文/凡斯(Erik Vance)翻譯/王心瑩

 墨西哥充滿科技創新活力卻又同時深陷泥沼停滯不前,是一個很好的借鏡案例,彰顯出把科學研究轉化為科技產業的艱難之處。

2008年,雷諾德(Enrique Reynaud)看似有整個世界做他的後盾:身為墨西哥最大、最重要大學的分子生物學教授,正準備創辦他的第一家公司「生物人」(Biohominis)。如同美國的基因公司23andMe,生物人公司的實驗室可為顧客提供深入的遺傳資訊,包括高血壓、糖尿病和其他疾病。

就許多方面來說,生物人把墨西哥的生物技術傳統推展至頂點,這項傳統可追溯至美國農學家波勞格(Norman Borlaug)在墨西哥的特斯科克(Texcoco)附近啟動的綠色革命。生物人有部份基礎建立在把聚合酶連鎖反應(PCR)用於遺傳檢測,並發展新技術以鑑識癌症、代謝問題,以及人類和家畜的病毒。

為達成這些目標,生物人號召一群遺傳學家組成夢幻團隊:圖西–魯納(María Teresa TusiéLuna)擔任公司顧問,她是第二型糖尿病遺傳學專家(這種疾病在墨西哥的盛行率只有美國堪可比擬);首席營運長圖西–魯納(Isabel TusiéLuna)是腦損傷遺傳學專家,曾於《自然.生物技術》發表論文;還有負責商業營運的羅德里格茲(Eduardo Valencia Rodríguez),他曾創辦墨西哥最大的營建公司之一,專門製造製藥設備。

墨西哥政府也很支持這家公司。早在公司創辦前幾年,政府官員便私下告訴雷諾德,墨西哥若要躍升為科技領導者,擺脫原本廉價勞力來源的形象,生物人這樣的公司正是墨西哥所需。政府甚至以資助現金來表示鼓勵,投注大約50萬美元推動這項產業發展。

但是這樣仍無法成功。最後,殘酷的現實重重打擊了雷諾德和他的同事。展開營運後的兩年,生物人宣佈破產,夢幻團隊的成員則各奔前程。

這麼大有可為的一家公司,怎麼會走向如此令人失望的結局?生物人的例子顯示:在許多方面都與思想開放、菁英領導的美國矽谷運作方式背道而馳的國家,要注入創新文化,實在很困難。儘管墨西哥的科學研究社群相當活躍,但至今尚不打算把知識與才能轉化為產品、技術和新創公司。墨西哥並不是唯一致力打破血汗工廠的惡性循環和巨大貧富差距的國家,他們也許比任何新興國家更早就準備好可以推動科技產業,卻頑固地拒絕推動。

活力充沛卻陷入泥沼

多年來,墨西哥的經濟一直令經濟發展學家備感困惑。一般認為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AM)對墨西哥中產階級的形成有極大功勞,也是西半球規模最大的大學之一,學生人數超過30萬人,而且擁有健全的研究能量。根據墨西哥政府統計,每一年有13萬名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從學校畢業。墨西哥科學家發明了早期的彩色電視機和避孕藥,也協助發展出偵測臭氧洞的技術。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