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4/2 刊號:1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墨西哥技轉之路荊棘遍佈

撰文/凡斯(Erik Vance)翻譯/王心瑩

正因為缺乏投資者或不願投資、令人抓狂的繁文縟節以及不願承擔風險的經營環境,墨西哥成為全球人才外流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墨西哥送出大學生和研究生到美國的數量比任何拉丁美洲國家都多,但這些人才出國之後,很有可能不會回國。一項研究顯示,超過70%的墨西哥博士最終都離開祖國在外發展。

現在的墨西哥政府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2012年大選期間,他們準備與好幾個旅居海外的活躍研究者網絡取得聯繫,徵求這些海外墨西哥人的協助,也許是與他們合作,或甚至吸引一些人回國。除了幾所非常頂尖的大學和實驗室,墨西哥無法提供科學家足與美國匹敵的薪水和研究環境。英國之墨西哥人才網(Mexican Talent Network–U.K.)會長門多薩(Pablo Mendoza)說:「假如我可以在墨西哥的某個研究中心做我現在的工作、我在攻讀博士期間所做的研究,或者我想要完成的一些事,我會願意留在墨西哥。如果有可能把你在其他國家看到的一些有潛力的事情帶回去,我們許多人都會回去。」

海外人才確實是這個國家最大的資產。與我談過的每一名墨西哥科學家都說,他或她很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家鄉協助墨西哥的科學發展。許多旅居海外人士的團體,就像門多薩的組織,把從紐西蘭到德國的許多墨西哥研究者和企業家聯繫在一起。

萌發綠色新芽

墨西哥其實也產生越來越多的成功故事。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墨西哥在2012年是全球最大的科技服務輸出國之一,僅次於印度、菲律賓和中國。像是國際資訊科技公司薩孚凱(Softtek)執行長特雷維諾(Blanca Treviño)這樣的人便深信,墨西哥即將在科技產業方面大放異彩。

墨西哥的一些研究重鎮,像是庫埃納瓦卡(Cuernavaca)的生技中心和托盧卡(Toluca)的汽車工程中心,都有一部份受到國家科技委員會(CONACYT)的直接管轄,那是墨西哥最主要的科學研究經費補助部門。雖然有一些論點指出政府不能指定創新方向,但許多CONACYT的研究中心打破了蒙提斯狄歐卡和雷諾德等人所面對的新創公司障礙。事實上,就算墨西哥未來仍必須仰賴美國協助打擊下一波的豬流感,美國也很快就要仰賴墨西哥提供一些醫藥產品,例如蠍毒和蜘蛛毒液的抗血清。

墨西哥的未來會如何,牽涉到現任潘尼亞涅托政府在振興創新的戰役中有多成功。他已把自己定位為清新的美國矽谷型領袖,然而在此同時,他帶領上台的政黨曾以鐵腕手段統治長達70年,目前也憑政治喜好發放CONACYT補助金,這與矽谷的菁英領導和企業價值觀背道而馳。

然而不能以潘尼亞涅托政府的狀況概觀全局,有很多例子顯示,墨西哥人正致力打破「讓政府牽著鼻子走」的模式,以新點子闖出一片天。他們也漸漸跨越各種障礙,舉例來說,雷諾德並不打算放棄,他說:「三年半的時間內,我們全力經營,大概賺了150萬墨西哥披索(約11萬5000美元)。我們已經差不多要跳出『死亡之谷』了。」這是指實驗室研究和市場間的差距。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