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4/2 刊號:1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墨西哥技轉之路荊棘遍佈

撰文/凡斯(Erik Vance)翻譯/王心瑩

然而,不論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墨西哥曾經佔有優勢的科學研究機構已經停滯不前,許多國家逐漸超前:阿根廷和智利很快跟上來,巴西投入三倍經費發展科學與技術,大學排名也已高於墨西哥,南韓送往美國各大學的留學人數是墨西哥的10倍,土耳其的論文發表數也幾乎達到墨西哥的兩倍。在此同時,一場可怕的毒品戰爭摧毀了墨西哥北部,貪污賄賂橫行,新經濟的發展至為低落。

墨西哥創新發展活力十足卻同時陷入泥沼的這種精神分裂特質,是新就任總統潘尼亞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的施政政綱中想要重整的重要部份。他承諾建立一個高科技的墨西哥,培育專注於創新、以知識為基礎的經濟產業體系,計畫投注大筆經費。目前墨西哥只把國內生產毛額(GDP)的區區0.4%用於科學與科技發展,而美國投注的GDP佔比是墨西哥的七倍。

然而,墨西哥的創新失調不只是金錢方面的問題。創新受阻有三個階段:一開始,創新只是一個概念的萌芽;中期,科學家和工程師準備設立公司,讓概念開花結果;後期,概念失敗了,又得重頭開始

不願意冒險的文化

墨西哥必須克服的最大障礙,也許是不願承受風險的心態。在美國加州矽谷,大家都認為失敗是未來成功的踏腳石。而在墨西哥,Google墨西哥區總經理史勞(Pablo Slough)說:「這裡的人認為一旦開始投資一些公司,它們就一定要變成墨西哥未來的企業集團,也就是每一項投資都要開花結果成為墨西哥最大的公司之一。事情不會那樣發展的!我覺得以前那種走中間路線、賭賭看會有什麼結果的態度漸漸消失了。」

Google的墨西哥辦公室像是美國加州大本營的縮影,但在守舊的墨西哥是一種奇怪的存在。史勞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極富魅力,穿著和舉止都很像美國矽谷企業家。他出生在阿根廷,不過經常投資墨西哥公司,這幾乎是他的原則。史勞說,從歷史來看,墨西哥最大的公司要不是與政府密切相關(例如石油巨擘墨西哥石油公司),就是之前政府的壟斷事業,只是巧妙轉型為企業壟斷(例如墨西哥電訊)。他說:「這種歪曲的市場產生一種不合理的投資文化,預期投資者必定有收益。」

最近史勞投資一家小公司,為兒童製造可攜帶的充氣遊樂場,最後這公司營運不佳,他只是聳聳肩,然後轉移到下一項投資。不過聽到其他投資者對兩名創辦公司的史丹佛大學年輕畢業生說的話,他很震驚,他說:「他們遭到責難。在這裡,失敗的風險是大事情。而在美國,你可以創辦一家公司,最後失敗了,誰會在意?再開另一家公司就好了啊!」

也許是這樣的原因,過去五年來,墨西哥證券交易所只見到17家公司的股票首次公開發行;反之,光是2013年的上半年,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就有為數85家公司的股票首次公開發行。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