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4/2 刊號:144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實驗室創意誠徵金主

撰文/卡波斯(David J. Kappos)翻譯/鍾樹人

 許多科學創意即將改造人類的生活,像是微型機器人、個人化藥物,但現在都還在實驗室裡待命,誰來贊助它們上市?

現代社會有幸享受各種產品和服務、衛生保健與醫療照護,電子與玩樂產品問世的速度快到令人無法招架。這些新奇的事物讓我們又驚又喜,然後開始依賴它們。在沒有全球定位系統(GPS)、照相手機、腦部掃描和眼睛雷射手術之前,我們是怎麼過日子的?

這些事物讓我們的生活舒適又方便,更安全、更健康,而這些成果的基礎則建立在幾十年前各領域的發現上,包括材料、軟體、運算、生物學、化學、資訊科技等。現在,各學術單位及政府實驗室產出新發現的速度,絲毫沒有減緩的跡象,根據學術論文和專利申請的數量,科學的生產力依舊旺盛,甚至比以往任何時期都還有衝勁。不僅如此,在中國、印度與其他國家奮力躍上研究的舞台之後,我們有充份的理由期待,未來將會出現更偉大的科學。

但是偉大的科學並不會自動變成舉世無雙的技術。轉變需要時間、金錢和耐心──這些都是近來相當缺乏的東西。確實,把實驗室的發現變成真實應用的傳統途徑,在過去30年來飽受壓力。除非我們彌補這段不足,否則光明的前景將無法實現。從各方面來看,我們將錯失昨日的投資可能帶來的成功。

從實驗室進入市場的這段過程,有兩個重要又花錢的步驟,已越來越難取得資金和助力。首先是初期階段,也就是當新興而且具潛力(但不確定)的科學觀念要應用在實際用途時;其次是後期階段,也就是技術要變成實際產品,需要測試與調校以便進入市場的時候。要穿越這兩座死亡之谷,原本是由大型企業的實驗室擔任火車頭、推動基礎研究,但這些企業現在大多不再扮演這個角色。創投公司也不願收拾殘局,而是改為支持「沒有風險」的選項,這些選項明顯位在基礎研究實驗室產出的下游。

這種趨勢已經全面壓抑了創新。原創技術必須有實質的投資才可能移轉到市場,但報酬往往並不明確。就以通訊和綠能科技這兩個重要領域來說,它們特別容易因為快速仿冒而受到傷害,但智慧財產保護法卻經常無法處理這類問題。一般來說,投資研發移轉的提案比較不具商業吸引力,因為比較下游的投資中,一些重大的挑戰都已經克服了。不幸的是,能夠促進突破的捷徑少之又少。

但也因為眼前的危機,我們現在有機會建立一個更開放、更沒有約束而且由下而上的支援系統,以度過從實驗室到市場的這條長路。這個系統最後也許能變得更強健、更適合當代的科技。慷企業之慨的老方法,必須由政府、學院、企業三方合作來取代。為了成功達成目標,我們需要新的創新文化,由較小型的多方角色共同合作,以保有源源不絕的創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