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3/12 刊號:14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萬獸之王

撰文/韋德林(Lars Werdelin) 翻譯/王心瑩

非洲曾經棲息著許多大型食肉動物,種類比今日多了很多。後來早期人類出現了,與牠們競爭獵物,
很可能導致大型食肉動物種類大幅減少。


太陽從塞倫蓋蒂平原的地平線上升起,莽原上的生物開始活動。斑馬和牛羚吃著帶有露水的青草,大象和長頸鹿津津有味地大嚼合歡樹的葉子,獅子和鬣狗則環視周遭,尋找下一頓大餐。從某些方面來看,造訪這個地方,就像看著我們祖先在數百萬年前所見的世界,那時遠早於現代人類大肆破壞地球之前,或可說是傳統智慧盛行之時。一般認為,東非的大部份地區仍屬於原始的生態系統,自從我們人屬崛起至今的200多萬年間,大半沒有受到人類的改變。

然而最新研究,為這個看似未變的地方描繪出迥異的圖像。根據我對非洲食肉動物化石所做的研究,我發現獅子、鬣狗和其他今日非洲東部的大型食肉動物,只能代表這類動物過往多樣性的一小部份。有趣的是,這些食肉動物開始減少的時間,大約與早期人類開始吃較多肉類的時間相近,顯示人類與食肉動物有著競爭關係。這些事件的發生時機,意味著這類動物的滅絕要怪罪早期人類;起始時間約為200多萬年前,現代智人還要很久以後才出現。

新食肉者的崛起(以及大型食肉動物的消失),顯然也進一步引發食物鏈的大規模變化,受到影響的不只有獵物,還包括那些獵物所吃的植物。因此,如果我的假說是對的,則我們祖先開始大肆改變生態系統的時間,其實比過去所想的早了許多,當時祖先的族群還相當小。由此看來,人屬似乎從一開始就是自然界的一種力量。

大型食肉動物的種類銳減

我在青少年時期第一次讀到芬蘭古生物學家庫騰(Bjorn Kürten)寫的書,從此便對古代的食肉動物(這是指食肉目的哺乳動物)深深著迷。當時只覺得牠們很酷,也知道牠們在調節草食動物族群數量方面扮演關鍵角色,如果沒有這些捕食者抑制其數量,草食動物會暴增。然而直到我開始專門研究食肉動物的化石,才了解到過去數百萬年來牠們與人類之間的演化關係。

20多年來,我研究過橫跨東非到南非的數千種食肉動物化石,想要掌握現代食肉動物在700萬年來的演化過程。研究過程中,我與美國史托克頓學院的路易斯(Margaret E. Lewis)密切合作,她專門研究食肉動物脖子以下的骨骼,我則專精於牠們的牙齒和頭骨。我們的工作發現了比以前更清晰的觀察結果,可以區分出非洲在這期間內各個時段有多少種食肉動物,而這段時間同樣橫跨已知的整個人類演化史。我們累積的資料越來越多,對於各物種隨著時間茁壯與消逝的圖像也更清楚,同時開始意識到大型食肉動物(體重超過21.5公斤)的減少,恰好符合人類祖先的食物來源主要為植物改成越發仰賴動物的轉變期。而讓我們最感驚訝的是,看來人類的早期祖先可能要為這些食肉動物的消逝負起責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