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3/11 刊號:14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MOOC的魔法

撰文/巴托勒特(Jeffrey Bartholet) 翻譯/鍾樹人

這正是克卜勒這類計畫著力的地方,除了有世界上第一流的教授提供免費課程,還有現場提供指導與激勵的低成本老師。像盧安達這樣的國家,只有少數人口具備大學學歷,而年輕的中學畢業生正快速增加,特別適合採用克卜勒的模式。「就算在這裡創辦50所大學,也無法滿足對大學日漸增加的需求,」霍達里表示:「這裡有些人以美國標準來看可以進入普林斯頓,卻連大學都沒得讀。」

MOOC在美國引發的熱烈討論,主要集中在可利用這種方式來抑制並降低不斷上漲的大學學費。例如,科勒在TED演說中指出,美國大學學費自1985年以來的漲幅幾乎是醫療費用的兩倍,並提議以MOOC做為解決之道。但在開發中國家,更重要的課題卻是品質。許多國家的教學設備與水準相當落後,即使在當地取得大學文憑,對於在全球市場競爭的雇主來說卻沒什麼價值。例如,在盧安達選修電腦程式課的人,常常沒有太多使用電腦的經驗。「這就像一個人擁有游泳證書的人,卻從不曾跳入游泳池裡,只是透過書本學習,」卡內基美倫大學基加利分校的副主任貝濟(Michel Bézy)表示。這所學校在盧安達設有小型的實體學校,提供研究所課程。

但這種狀況不僅發生在盧安達,就連新興大國印度也是如此。印度的頂尖大學確實培育出優秀的畢業生,但除此之外,學生素質低落。例如印度製造了大量的工程科系畢業生,每年畢業的工程師有60~80萬名,印度電機教授金君瓦拉(Ashok Jhunjhunwala)表示,但其中「只有10%接受合格教育。」

受企業委託對畢業生進行獨立評估的公司「有志者」(Aspiring Minds)經由測驗找出了幾項問題,有志者的共同創辦人兼營運長阿加渥(Varun Aggarwal)表示:「只有7%的資訊工程系畢業生符合企業對基本程式設計的要求。」2011年,有志者對5萬5000名工程科系畢業生進行一項「工作能力測驗」,發現高達42%的人不會小數的乘除;超過1/4的人英文能力不足以應付工程科系的課程。阿加渥說:「這有點令人難過,但事實就是如此。」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