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3/10 刊號:14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入侵種創意料理

撰文/黎文萃(Bun Lai) 翻譯/張薰文

 如何對付入侵生態系的外來物種?最好的辦法就是捉牠們來餵食世界上最多的肉食動物——人類。

我的餐廳Miya’s Sushi距離長島海灣只有幾公里。我們有一個重要的目標,即讓我們的菜單回歸到壽司的本質,也就是只使用生活周遭可利用的食材。而現在我們常見到許多入侵種,這些人為引進生態系的動植物是我們不想見到的,這些入侵種,例如野豬或亞洲鯉魚,破壞全美各地的農場或漁場,每年造成的經濟損失估計達1200億美元。

而我們的解決方式就是吃了牠們!舉例來說,在貝類棲息的海床上蒐集入侵的海鮮,基本上我們提供了免費清除的服務。我同時也想讓全世界知道,這些入侵物種可以是美味的(如果你有正確的觀念)。

想想悄悄入侵的被囊動物(牠們有另一個聽起來很美味的名字:亞洲海鞘)正佔領了緬因州到紐澤西州的藍貽貝棲息地。這些外來的海鞘源自菲律賓,在貝類產業中牠們被視為可惡的害蟲,然而在南韓,牠們卻是優雅和性慾的化身。

我第一次吃到海鞘是在紐約市的韓國壽司店,囊狀的海鞘像一朵向日葵般擺在亮橘色的盤中。當我咬下其中一個黃色的附器,鹹鹹、黏稠的溫暖液體在我口中爆開。雖然看不見液體,但嚐到那痰狀的黏稠物,我得用所有的意志力才不把它吐出來,甚至得花更大的精力才能把它吞下去。

美國著名建築師富勒(Buckminster Fuller)曾說人應該「勇於表現天真」,我認為應該採用他的方式去真正接受新的事物,當然包括吃東西。後來我吃海鞘時,直接從海堤上撿一顆,把牠堅硬的外膜切開,露出內層柔軟且像芒果般橘色的肉。沒有任何遲疑,我把手中的海鞘大口吞下,這次嚐起來好極了。

經過我多年的採集、捕釣和狩獵許多不同的植物和動物,下面幾道菜色是我們餐廳提供的入侵種菜單。

1